傳道、牧養、教導

愛教會的加爾文 / 摘自 W.Robert Godfrey《宗教改革掠影 Reformation Sketches》

img_0320

加爾文不但對教會的合一非常看重並積極付出,他同樣也對教會的純潔滿懷熱情。一個人不應該在所有的事情上都保持圓滑和變通性。他觀察了雷根斯堡各項事務的進展情況,卻極其憂傷和難過地看到,墨蘭頓和布塞珥為了達成跟羅馬天主教之間的合一,不得不採取各種調適的措施。他這樣描述他們所採納的那些措施: “墨蘭頓和布塞珥在聖餐的化質說 (transubstantiation) 方面,已經勾畫出一些模棱兩可的和不誠實的準則,為的是試圖通過妥協教義來滿足反對派。對於這樣的策略我實在不敢苟同,儘管他們已經盡量按照他們所能想到的, 找出了如此做的合理理由,因為他們的希望是,在不久之後的事情就會出現轉機,他們就會逐漸地把事情看得更加清楚。目前來說,最好事先把這一個教義的事情作為一個議而未決的問題擱置一旁。所以,他們是有點期望能夠先跳過這個問題的。"

換句話說,加爾文看到這些新教的領袖們試圖故意地設計出一個比較模糊的準則,既能夠不否認任何的身教信仰的基本點,又能夠因著這個模糊性,使得反對者們也願意在當下先達成表面上的共識,然後寄望於未來把對方爭取過來。加爾文卻看出這個方法是有瑕疵的,也是相當危險的: “他們……居然不害怕,在良心層面那樣的模梭兩可其實是相當恐怖的,在沒有比這個事情更加有危害性的了。"

加爾文對於這種故意把事情弄得模糊不清的做法,應為是改革事業的災難性的舉措。相反,在他的另一封書信中,他高度讚賞了那種敢於大膽地去陳述真理的美德: “我刻意地譴責實體臨在的教義 (local presence),好不懼怕冒犯到什麼人。那種崇拜禮 (adoration) 的做法,我要宣佈說,他是全然地令人討厭的。相信我吧,在這一類的事情上,膽量與勇氣是絕對必須的,為的是要加強和鞏固其他的人。 "  對加爾文來說,合一是不能夠用犧牲我們信仰的基本真理作為代價而去換購的。關於人們在雷根斯堡跟羅馬天主教之間的妥協性的努力,他如此寫道: “按照我所能夠領悟的,假如我們可以對半個基督徒也表示滿意的話,我們或許就挺容易達成彼此的理解。"

加爾文對於教會的純潔性非常關心,這可以從他為着自己返回日內瓦所作的一些活動當中清楚地行出來。他所起草的那份教會組織綱要,即《教會法規》 (Ecclesiastical Ordinances),不僅確保了教會的合一,有對教會的純潔性提出了要求。那就是,必須按照上帝的話語來治理教會。加爾文的態度是,假如那個合乎聖經的基本治理模式不能夠在日內瓦的教會當中得到保證,他就根本不願意返回來日內瓦。

他對於這項真理的熱心,在他1541年的那些講到與教導當中反映出來了。在那一年他寫了《聖餐短論》(Short Treatise on the Holy Supper) 這本書,幫助人們來認識聖餐這個充滿新意的神學課題。1539年他對《基督教要義》進行了修訂,這是一個相當有份量的版本,現在他把它翻譯成了法語,好讓更多的人能夠讀到。

我們從加爾文1541年為着基督教的合一與真理所做出的巨大的勞苦努力當中,可以學習到一些什麼呢?有一些功課是很容易明白的。教會的合一是相當重要的事情,也是應該花精力去認真追求的。基督教的真理,也是非常重要的,需要展開細緻的研究。真理與合一並不是彼此分隔或是彼此競爭的主題,他們是彼此交織在一起的,而且是互相依賴的。合一不只是在溝通與交往的層面,也必須在真理的層面。真理也同樣會宣揚教會合一的這個教義。

對於我們今天的教會來說,加爾文是否能夠幫助我們更好地面對當今的那些跟合一與純潔有關的顧慮呢?加爾文清楚地意識到,有些真理上的問題並不是那麼的重要,以至於要位置造成教會的分裂。但是,加爾文卻沒有提供給我們具體的指導思想,如何去區分那些才是關鍵性的問題,而那些只不過是邊緣性的問題。他倒是給我們提供了某些線索,是他通常用來處理這一類問題的方式。

首先,關於教會當中的真理,其權威性的來源必須被人確認,那就是非聖經莫屬了。真理與以真理為根基的合一,必須建立在聖經的基礎上。這個信念是不能夠被妥協的。

其次,聖經作為我們的權威,真正能夠起到這個功用,就是在我們去認真研究經文中的各個具體教訓的時候,不能夠只是模模糊糊地參照某種聖經精神就以為好了。我們必須借助於學習和研究,通過比較和對照聖經中各處的經文段落,而衍生出合乎聖經的真理來。

第三,當今教會之間的合一與真理問題,必須也跟古代的教會關聯起來。合一與真理並不只是當代的議題,而是歷史性的議題。我們必須跟歷世歷代的教會都達成在真理當中的合一。現今時代的一些發明創新,往往容易變成異端邪說,或者造成一些分裂與派系。

第四,我們必須是誠實和坦率的。合一與真理不能夠通過拐彎末角的、含糊不清的言辭來促成。之後當我們誠懇地表明各自的立場,才能夠決定彼此之間是否能夠在真理裏面達成合一。

加爾文在1541年的工作,鼓勵我們要在真理與合一當中更加愛戴基督的教會。在教會裏面,我們想要來服侍和認識這位整全的基督,而不只是半個基督。當我們學習聖經的時候,我們依然是在宗教改革的傳承當中,這樣才能最好地找到這位整全的基督。而這個屬靈的傳承,正是加爾文以及他的同道們為我們開闢並流傳下來的。

摘自 W.Robert Godfrey《宗教改革掠影 Reformation Sketches》p.81-84

http://www.zdlbooks.com/chinese/reformationsketche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