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神學

墨蘭頓論應許與信心 / 摘自 W.Robert Godfrey《宗教改革掠影 Reformation Sketches》

img_0319

墨蘭頓支持並維護了聖經在信仰中的核心地位,並認為聖經一直都是用律法和福音來向罪人提出挑戰與質詢:

因為,這些人跟那些被定罪的人之間,有甚麼不同呢?到底甚麼才是信心呢?信心就是,持續地認同上帝的每一句話;除非上帝的靈先來更新並照亮我們的心靈,否則人是做不到的。此外,上帝的話裡面同時包含著律法與福音。律法給人帶來懼怕。聖經把相信律法而有的懼怕稱作是 “敬畏"  ,而把信靠福音或是神聖應許而有的稱作是 “信心" 。

信心讓信徒得以稱義,因為它乃是倚靠並安息於那被應許了的、被歸算在我們頭上的基督的義:

我們必須留意保羅書信當中的說話方式,他所說的信心,指的是因著基督的緣故而對所應許的憐憫的確信。當他提到信心的義,他所理解的就是,那經由憐憫而歸給我們的義。

墨蘭頓強調人們在信心方面要有確定的把握,並不是指信徒就會從一切的困難當中被解救出來,相反,無論在怎樣的環境下,信心必須都是活躍與增長的:

信心並不是靜止不動的知識,而是需要在各樣的尋索與危險當中,通過不斷地爭戰,通過呼求上帝而增長起來的。但願這件事能夠一直在我們的心裡照躍,那就是:上帝因著基督這位中保的緣故,已經對我們息了怒氣,並且他還會來幫助我們。就讓我們來求告祂吧,就在這信心當中,並且祈求他在我們一切的事務與危難當中指引我們。按照這種方式,信心以及人們對上帝的真實的認識,就會在那些敬虔之人的心裡不斷成長,且與日俱增。

墨蘭頓用以下這些強而有力的話語,為自己對於應許與信心的信念做了一個總結:

於是,當我們提到信心的時候,就讓我們的頭腦去仰望基督吧,並且去思想那因著他的緣故而被應許下來的無端的憐憫。你應該表明立場說,你被算為義的,並不是因為你自己的任何美德或是行動,而是因著某些有你之外的事物。那就是基督,這位中保,祂坐在父神的右邊,正在為我們代求。這樣的一種在我們腦海裡面的信心的確認和運用,並不是一種閒散的認知,而是會跟罪與死亡所造成的恐懼去爭戰和摔跤的。它會去跟魔鬼打仗。那位惡者,正是常常用可怕的方式來攻擊那些脆弱的頭腦,為了要把人們驅趕,讓他們要麼是去藐視上的,要麼對自己極度失望,就像該隱、掃羅、猶大以及數不清的其他人那樣作出決定,認為自己已經被上帝棄絕,從而在惱羞成怒中去憎恨屬上帝的人。另外一些人,則是成為無神論者或是享樂主義者,當他們處於極大的麻煩之中是,就去鄙視上帝的話語以及從神而來的慰藉。他們沒有用信心來支撐自己,而是心靈破碎,向魔鬼投降,就像那些惡人們在事情不照著他們的意思時所喧嚷的: “肯定沒有神,因為這個世界正在被盲目的隨機因素毀壞著啊。" 但是,那些知道上帝的工作乃是要讓人認識地獄又再把人領出來的人,即那些聽見了福音的人就會靠著信心,在這種生活困境與掙扎當中,得以正確地支撐自己。他們就會跑到他們的領袖基督那裡。他們知道祂已經是得勝者,是那位打破了蛇腦袋的(參見《創世記》3章15節)。或者,按照另外一處的說法,是那位除滅魔鬼作為的(參見《約翰一書》3章8節)。並且祂從起初就一直都是跟祂自己的人在一起的。因此,靠著神兒子的幫助,他們就勝過魔鬼,並且不會離開上帝。

因為那就是這場爭戰的宗旨所在。魔鬼催逼著人們的頭腦,讓他們轉離上帝。而在另一方面,信心也在爭戰,以防止自己失喪了上帝,以免自己從上帝的身邊被撕裂離開。信心宣告說,有這樣的瑋位神,雖然他會施行懲罰,但還是因著自己兒子的緣故,義無反顧地賜下了那無端的憐憫之應許。祂把自己的兒子捨了,讓祂作站在我們這一邊的中保,並且應許了永恆的救贖。上帝被人們在祂的話語當中所看見與認識,而當人們的頭腦觀看這話語的時候,其信心就被增強了。並且這信心,不會從神的身邊遠離,而是去承認神的憐憫,並且會去呼求祂,期待著自由和釋放,以及降服在上帝的旨意裡。這信心,不會允許自己被從神身邊撕裂離開。於是,因著勝利而發出的頌讚,就都是要歸於基督的,祂也幫助那些屬祂我,正如祂自己所說的: “離了我,你們就不能作甚麼" (《約翰福音》15章5節)

那些在生活當中以及敬拜當中經歷了這些事情的人,就能夠明白這個關於信心的教義,並且也能夠作出那真實的區分。就是說,儘管因著基督我們已經被接納了,上帝也算我們為義,但是與此同時,信心卻依然是,並且必須是,要在我們裡面去繼續增長的。這信心,就是對於上帝的真實的承應與感謝,並且若不經過一場非常激烈的爭鬥,它沒有辦法保持下去。

…還有,他說:

我已經重覆說過這些事情了,因為非常重要的就是,這個無與倫比的話語應該被認真勤奮地加以解釋,好讓律法和福音之間的差別被清楚地看見。這樣的話,那些敬虔的頭腦就可以思想到,一個牢固的安慰已經被擺放在他們面前了。他們就會被激勵,在一切的困境與危險中,更加有信心,並且更加願意去禱告……因此,信心所表達的,不僅僅是對於歷史的某些知識,更是去信靠那些因著基督的緣故而被應許了的憐憫。或者可以說,是去認同那關乎恩典的應許。

墨蘭頓的一生以及他的神學,並不是完美無瑕的。但我們知道,世間也沒有任何一位神學家能夠做到完美。儘管他有自己的軟弱與失敗,我們仍然必須欣賞他的工作所留給我們的那些洞見與力量——這些正是我們這個時代裡,極其需要被人們認真地來加以鑒賞,並努力付諸實踐的。

摘自 W.Robert Godfrey《宗教改革掠影 Reformation Sketches》p.68-74

http://www.zdlbooks.com/chinese/reformationsketche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