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社會

為什麼要重讀馬克思?一切都是為了歷史 / 陳佐人博士

不是因為經濟,因為實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中國是經濟強國,間接表明馬克思不是經濟的內行。也不是哲學或學術,因這與大多數人生活無關。我們要思考馬克思是因為社會變遷,而這叫做歷史觀。台灣翻綠,產生的是大幅度重構台灣人的集體記憶。香港的佔中 (魚蛋是大都會街邊小吃),觸發了香港人去找自己的身份,所以拍出了"十年"的本土故事。我相信應該沒有基督徒會反對說基督教是一個故事,我指救恩的故事。所以我們頭一本書叫創世記。基督教的福音故事是全人類的故事,是中西古今無所不包的福音。故此德國的洛維特 Karl Löwith 說: 任何形式的歷史哲學都根源於聖經的救恩史。今天中美對壘,也是兩個王國歷史的對立。美國大選更是左中右派爭奪重說美國史的話語權。於是馬克思就登場了。但本雅明等人是在二戰的處境中思索馬克思,而台港的新生代是在翻綠與後殖中,因受刺激而走進馬克思的鬍鬚叢中(董橋的書名)來思考。


馬克思是德國猶太人,他的外祖父是拉比,但到他父親時便世俗化了。英國的羅素 Bertrand Russell 用了一個圖表來表明馬克思如何借用了基督教(猶太教)的歷史來做他的歷史唯物論。因此今天我們基督徒在社會変遷中傳福音,世俗之子就用各種不同的歷史觀來進行博奕,從奧巴馬到習馬會都是在攪歷史觀。因此本雅明Walter Benjamin 說「基督教神學是一位駝背侏儒,通過線繩操縱木偶。這本偶是馬克思主義的歷史唯物論。因神學助它一臂之力,所以它戰無不勝。只是神學如今已經枯萎,難當此任了。」所以馬克思似乎是我們的對手,但又像是兩位分離的兄弟。順帶一句,認為馬克思是世俗化的基督歷史觀,這對許多德國的思想家都視為常識,他們不是將二者對立,而是討論雙方的異同。

12743829_10153255524112821_5023185340710487471_n
第二方面,是實際的問​​題,我們的新生代要分析社會,像美國大選與提名高院法官,個中的是是非非,年青人會問去那裡找工具?即使是數代基督教家庭的年青人,是帶領教會 youth groups 的同工,他們固然相信聖經,但若要決定投誰的票,或要不要參與遊行,他們是需要一些社會分析的工具。於是馬克思的歷史唯物論的威力就來了。如果第一點的重心是歷史觀,第二點強調的是唯物論,這裡說的不是政治或宗教上的唯物論,而是文化器物的唯物論。現代的社會批判理論的思想家都是用唯物論的角度,來解讀政治,經濟與文化。他們說的唯物,包括了詩,小說,文學,建築,戲劇,電影,當然還有政治社會經濟民生股票房價,在今天的香港也會包括魚蛋吧。因此我們可以說今天的社會科學在意識形態上都是「馬克思式」Marxist,這是廣意的說法,絕不表示他們是共產主義,而是在全球化的大局中,基督徒與非基督徒都採用了唯物論materialistic 的角度來看重要的事物matter。在此要收筆了,否則可以談談那位不同意唯物論,而獨獨闢蹊徑的韋伯 Max Weber。
最後兩點,許多美國神學院的加爾文專家都愛形容加爾文的神學導向是「回歸歷史」Return to history,因為他刻意迴避形上學,但這不是說他沒有抽象思維,也不是說他完全沒有形上學的層面。但加爾文的護理 Providence 與預定 Predestination 都是我們可以在每天生活中經歷到的。因此救恩不單是為來生,更是活於今生的。所以這是有別於路德。故此改革宗很自然產生了聖經神學,而且是敘事體神學 narrative theology。難怪路易斯 C. S. Lewis 在他的十六世紀文學史中說在十九世紀的倫敦與巴黎,《基督教要義》與《資本論》都是時髦前衛之士手中拿著的身份象徵。
最後,最後,奧古斯丁 Saint Augustine 鼓勵第四世紀的信徒要轉化文化,首先要將「埃及人的財物奪去」(出12:36),然後用來在曠野建會幕。今天的後現代思潮,反霸思維,批判理論,政治哲學、解構主義與詮釋學,就是「埃及人的財物」,我們要批判地與同情地 (同情不是同意) 去了解與使用。但記著這些都是世上的小學 (西2:8, 20), 故要緊記著信仰的基礎是聖經,並要有與神個人化的關係。一些社會批判學的哲學家都是無神論者,人生很悲調與絕望。我不會同意本雅明說「只是神學如今已經枯萎」,但我們確實需要「外援」來解讀與解構現今的中美、台港的局面。甚至教會也需要被重新來解讀,傳統教會說是培靈,改革宗稱為歸正。但需要有社會的關連。

我有三個問題問問你們:

1. 作為台港 (我這篇的對象,因最近你們是多事之鄉)的年青基督徒,我相信你一定對身旁的人與事都關心。你是否灰心,氣餒,或氣憤?你有沒有同伴一起禱告、討論與看書?這是大好時機來思考人生與社會的問題,不要放棄,要把握機會。現在是資訊的時代,不能再靠閉關練功了。
2. 第二,你有沒有思想的工具?我們故然要禱告 (我這篇長文也是聖靈感動下經數天的禱告與思考而寫成的)與讀經,但你有沒有足夠的研經、神學與社會分析的工具?不是每個人都去讀神學或看哲學書,但每個基督徒都應不斷裝備自己,作個有見識的管家。舉一例,我相信不會有基督徒提倡暴力,但我們要多思想與看書,反思何謂「暴」,暴力可以是個人的,也是制度的。大陸中央也暴力救市。所以我們一定不贊成暴力,但要看一些關於暴力理論的書。
3. 對教會內不同意見的弟兄姐妹,有沒有開放與包容的態度?對教會外的人,是否一律視他們為憤青?對於太陽花,對於佔中,有人支持,有人反對,更有人觀望。我們真的要開放,我知道這是不易的。我的第二故鄉香港,正在被撕裂,現在連魚蛋也變成了敏感詞。但願我們都開放,批判地欣賞。我其中一個心願是因著我們的交流,你會看一些社會分析理論的書,更加不會視這些思想人物與著作為異類。
謝謝閱讀,彼此交流、代禱。
陳佐人上

轉貼自作者Facebook

分類:文化社會

2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