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神學

改革宗傳統 (轉貼自第三千禧年神學資源中心《建立你的神學》第二課)

cropped-image.jpg

不幸地,今天對這個教會宗派的理解十分不足。為了幫助你對下面的系列課程能夠作出有意義的互動,毫無疑問,你需要去明白我所講授的這些課程中神學傳統的輪廓​​。

我深信當神學教師們表達他們自己對神學的自我覺察意識的時候,學生們就更能夠對教師們的教導作出評估和回應。這些課中的某一些討論你會覺得很稱心如意,可是有些會叫你不大舒服。你會同意某一些觀點,又會反對另外一些觀點。但是我希望你會把這些課看成為觀察教會其中一個宗派如何建立神學的機會,雖然這不一定是你所屬的宗派。

現在,我需要盡量澄清這一點:這些課設計的目的並不是要叫人們都來肯定改革宗神學。那不是我的本意。無論如何總有一些基督徒會肯定改革宗神學,有些卻不同意這個神學。我之所以提出這些重點主要是了澄清引導這些課程的取向。

要去探索改革宗傳統,我們將會看三點:第一,這宗派的歷史起源和發展:第二,改革宗神學的取向;第三,改革宗神學的神學特徵。讓我們先看改革宗傳統的起源和發展。

源頭及發展

改革宗神學這個名詞來自宗教改革。但是十六世紀的宗教改革包了許多不同的神學運動。其中最重要的群體是德國的路德派,蘇黎世的慈運理派和日內瓦的加爾文派。雖然廣義地說這些教會都是宗教改革的結果,但是’改革宗’這個名詞主要是用來形容第三個群體,那就是深受加爾文神學影響的更正教信徒。

這個宗派並不只局限在日內瓦的範圍之內。在宗教改革的時期,改革宗的教會是十分福音派的,傳播甚廣,遠達西歐以外的地區。加爾文是法國人,他的學生很多領導法國的胡格諾派運動。這些年輕的領袖在他們前十年的運動期間遭受到不少迫害。事實上,若年輕人從日內瓦到法國植堂的話,他們的平均只能活六個月。但是日內瓦神學是那麼的強,縱使他們受到逼迫,越來越多年輕人不斷地湧到法國去建立基督的教會。

宗教改革運動繼續廣泛地在歐洲擴展。在德國、法國、比利時、荷蘭、匈牙利和其它國家,有成千的教會湧現。我們可以提及幾個早期歐陸的改革宗神學的高峰。

比如,1561 年的比利時信條和1563年的海得堡要理問答。這些條文對改革宗這宗派有重大的意義,也是最早期在日內瓦教授的神學系統之一。

歐洲大陸改革傳統其中一個強大的支派是荷蘭改革宗教會。最為人所知的是多特會議,自1618年到1619年,這會議處理對亞米念主義(Arminian)的爭論。此會議所提出的多特信條最著名的地方,就是概述了和奠定了現在被我們稱為改革宗信條的加爾文主義五特點。

改革宗傳統在不列顛群島也不斷地增長。生於1505年到1572 年的諾克斯(John Knox)當時在日內瓦進修,回國後建立了被稱為蘇格蘭改革宗或長老宗的教會。 1560年的蘇格蘭信條是那時期著名的文件。改革宗同時也在英國植根,清教徒和其他信仰群體在1646 年起草了韋斯敏斯德信條,又在1647 年到1648 年寫成了大要理問答和小要理問答。今天有許多改革宗教會仍然採用被稱為’韋斯敏斯德標準’為其信仰的表述。許多在不列顛群島的浸信會信徒把自己看成為改革宗傳統的一部分,他們在1644年首次出版了倫敦浸信會信條去表達他們的信仰。

改革宗傳統同時地傳播到世界各國,英國的清教徒和後來的蘇格蘭長老會信徒積極地把改革宗傳統帶到北美洲。宣教士又轉而把這傳統帶到非洲、印尼、東南亞和南美洲的各個地區。

這段歷史的每一個進程都影響著改革宗神學的發展,賦予了改革宗神學獨特的特徵。就正如教會的其他宗派那樣,改革宗的教會曾經有嚴重的過失和背道的情況出現。這基督的肢體仍然面對重重的困難。可是今天在世界各地都有信徒教導和實踐活潑的和符合聖經教導的改革宗神學。

改革宗歷史學家史德門茲(David Steinmetz)在他的著作《加爾文的活現》中這樣說:

超過四百年來,加爾文影響著世世代代的歐洲人和美國人思想信仰的方式,建立政治體系的方法,欣賞美術的角度,著作詩詞和音樂的取向,處理經濟理論的模式,和努力去發現管理物質宇宙的規律。

我們現在知道了一點改革宗教會的歷史,我們就要去看看改革宗教會的神學取向。

路線

根據我們前面討論過關於基督教傳統的取向,我們要問改革宗神學最重視的是什麼?正確的教義、正確的實踐、還是正確的情感呢?除了少數的個別例子以外,我們清楚地看見多個世紀以來改革宗傳統主要是強調正確的教義,次要的重點是正確的實踐。除了一些清教徒的作家以外,正確的情感並未受到注意。

對正確的教義和正確的實踐這兩個層面的重視可以從韋斯敏斯德小要理問答中第三個問題中看出來,世界各國仍然有許多人在教導這要理問答。在回答“聖經主要的教導是什麼?”這問題的時候,要理問答這樣說:“聖經主要教導的就是人對於神當信的真理,和神要人當盡的本份。”

注意在小要理問答中,用來總結聖經教導的用詞是正確的教義和正確的實踐。第一條是“是人對於神當信的真理”,這是正確的教義。第二,“神要人當盡的本份”。這句句子把我們的注意力拉到正確的實踐上,就是怎樣做才是對的。在許多方面,要理問答在教義和實踐這兩個關注的層面反應了和塑造了改革宗的主要關注主題。問答要理中明顯地缺乏了任何談到上帝和他的聖約子民之間的關係或者感情聯繫的地方。

那麼,改革宗傳統的基督徒經常被稱為“硬梆梆的被揀選者”(the frozen chosen)就一點都不奇怪了。當教義和義務被強調時,基本上就關閉了正確的情感, 我們對教義的著重就會趨向於理性主義,我們對義務的偏重也容易變成律法主義。正確的教義和正確的實踐是改革宗神學的自然傾向,兩者都是這部份基督的肢體的強處和弱點。無論是好是壞,在這些課中它們會出現很多次,有的是強處,有的是弱點。

既然改革宗傳統強調教義比強調其它神學重點要多,其中一個讓我們去熟悉改革宗神學最好的方法,就是學習那些突出的教義特徵,這是最一般的做法。了解這些信仰特點會幫助你們更仔細地評估這些課中所提出的觀點。

獨特之處

這宗派的四個教義特徵分別是:第一,宗教改革的’唯獨’(Solas);第二,是聖經的一致性;第三,是神的教義(神論);第四,是基督教與人類文化之間的獨特角度。讓我們先看改革宗怎樣看宗教改革的(唯獨)。

改革宗的幾個“唯獨”

改革宗神學家和其它更正教基督徒一樣確認了一套一般被稱為’唯獨’的教義。傳統上總結這一組教義的時候,所有教義都以拉丁語Sola’唯獨’作開始,意思是’唯有’、’獨有’的意思。大多數福音派信徒都至少聽過這些詞語:’唯信聖經’(sola Scriptura),意思是只相信聖經;’唯有基督’,意思是只有基督(solo Christo);’唯借信心’ (sola fide ),意思是唯有憑藉信心;’唯靠恩典’(sola gratia),意思是單靠恩典;’唯獨上帝的榮耀’(soli Deo gloria),意思是只把榮耀歸於神。

唯信聖經這教義所指的是聖經是信仰和人生唯一無誤的準則。這教義與羅馬天主教的信仰相對立,羅馬天主教會相信教會除了聖經之外,教會本身擁有無誤的傳統,這無誤的傳統可以透過大公議會或者通過教皇表達出來。

唯有基督確認耶穌基督是神與人之間的唯一中保,這看法跟把聖徒或者馬利亞看為中保的看法相對照。基督是唯一的救主,是罪人領受罪得赦免和逃避神的義怒的唯一救主。

唯憑信心意思是唯有憑藉信心。這教義所指的是神稱信徒為義的唯一途徑是透過信心,單靠信心,不靠人的努力或所作的工。

唯靠恩典描述神賜予我們救恩祝福的方式。神從永恆中賜給他的選民恩典。他隨自己的意思因基督的所作的工算我們為義,唯獨恩典斷定我們完全沒有個人的功勞可以幫助我們獲得這個救恩。從永恆的揀選到永恆的榮耀整個過程完全是源於神的恩典。

唯獨上帝的榮耀意思是只把榮耀貴於神。這教義指的是所有被造物和其中一切的行為運作最終的設計目的都是單為了歸榮耀給上帝。改教者們使用這個口號,因為他們反對一切認為人有某種程度積德​​的可能性的教義,因為這看法只會削減上帝應當得的尊貴和榮耀。

我們已經提及過唯獨聖經這教義,這教義的重點在於聖經的權威性,我們更要注意到的,是改革宗傳統與其他教會宗派不同的一個特點,是在於它對新約和舊約的一致性的重視。

聖經的一致性

在近代歷史中,許多的教會都跟隨所謂時代主義的運動,這點在北美洲的福音派中間和深受美國宣教士影響的世界其他地區尤其普遍。現代的時代主義有多種形式,可是無論是哪一種形式的時代主義,它們多數之間的基本共同點是舊約和新約的割裂。舊約一般被看為是律法,新約被看為是福音。舊約被看為是重行為的,新約是重恩典的。舊約帶來的單單是審判,新約帶來的是救恩。

我記得在我七歲的時候,我的主日學老師這樣對我們說:“小朋友們, 你們應該為了活在新約時代而高興,舊約中的上帝是那麼凶狠嚴厲,現在他是多麼親切慈愛。舊約時代人要賺取救恩,但是,現在我們卻透過恩典領受救恩。”在某種程度上,今天許多福音派信徒與我童年時代老師所抱的觀點十分相似。

相反地​​,改革宗傳統看聖經為一個整體,表達一套一致的神學。舊約和新約並不互相違背。舊約和新約中都有律法,也都有福音。兩約都要求人有好行為。神的恩典都在兩約中帶來了救恩,新約和舊約中都有審判,新約和舊約都帶有救恩。當然舊約和新約之間是有分別的,但是這些分別純粹是發展性的。那就是說,這些分別代表了聖經中前期到後期信仰的發展情況。然而,這信仰還是原來的信仰,其本質是沒有改變的。

當我們好好地去思考過新舊約之間的分別時,我們可以用韋斯敏斯德信條第7章第6節來作以下的總結:“所以是有兩個在本質上並非不同的恩典之約,乃是在不同時代只是一個而又相同的約。”

當然,改革宗神學強調聖經的一致性必然地導致了一些錯誤;有時候沒有在舊約和新約之間作出足夠的區分。然而,對聖經的一致性的強調是改革宗神學強處。你會注意到在這些課中,我們探討如何建立神學的時候,我們用很多舊約經文,一點都不比新約經文少。我們的目標是建立一套與整體聖經協調的神學,而不是單單跟新約協調。在每一個項目中我們都會明顯地看到改革宗傳統對這個研究的影響。

第三點,除了著重榮耀獨歸上帝,那就是一切事物都是為了榮耀上帝這觀點之外,改革宗神學特別看重上帝的教義。

上帝的教義

從歷史上看來,改革宗神學對神的超越性(transcendence)和臨在性(immanence)有相當平衡的關注。改革宗的信條標準韋斯敏斯德信條十分強調上帝的永恆超越的旨意和上帝的臨在護理性。改革宗神學在歷史上的平衡特點反映了聖經所描述的上帝既是超越又是臨在這個事實。在某些段落中,他被刻畫為超越的、遙遠的、和在一切之上的。在其它段落裡卻談到他是臨在的、與我們接近的和密切地介入歷史的,特別是與他的子民同在。

即使是這樣,當與其它基督教傳統比較的時候,我們看見改革宗神學的傾向是較著重上帝的超越性,而較少注意上帝的臨在性。其它基督教傳統經常強調上帝的臨在性,比如上帝的良善、憐憫、慈愛、溫柔、耐心和與我們同在等屬性。改革宗神學肯定神的這些屬性,但是卻偏向於強調其他有關神超越性的屬性,如他的永恆性、不變性、主權、自存性、無所不能和無所不在。

讓我們聽聽韋斯敏斯德小要理問答中怎樣以改革宗典型的看法來回答第四條問題:“神是怎樣的神?”小要理是這樣答的:“神是靈:他的本性,智慧,權能,聖潔,公義,恩慈,誠實,都是無限無量,無始無終,永無改變的。” 這個答案沒錯,又合乎聖經,但是明顯地強調了上帝超越的特質,那些使他高高在上的屬性。

有一點非常重要,就是在1920以來,改革宗神學在北美洲和英國的各地區有復興的情況出現。新的宗派、神學院和大學紛紛在改革宗神學的旗下的冒現。很多時候,這新加爾文運動的參與者過分強調了神的超越性(或者神的主權),叫他們幾乎否認了在聖經中和信條中,神的超越性和臨在性倆者之間的平衡。如果你聽見有基督徒說我們祈禱或傳福音唯一的原因是服從上帝命令這類的話,你差不多可能肯定這個人是極端新加爾文派的。如果神學家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與上帝的主權有關的話,這通常是極端的看法。如果你聽見有神學家說人的決定和世界的歷史並不是那麼重要的話,這人很可能是新加爾文派主義,他是離開了聖經的教導和離開了歷史​​性的改革宗神學。

然而,與其他學派比較起來,歷史性的改革宗神學顯著地強調了上帝的超越性,在救恩論的討論上特別明顯。改革宗神學強調救贖是從永恆的過去到永恆的未來,這完全是神賜與我們恩典的結果。雖然上帝的超越性有可能被推至極端,適當地去理解上帝的超越性能夠確立許多基督教神學中的元素,能夠引導這些課朝某一特定的方向走。

我們現在要去談談教會中改革宗的最後一個特徵,那就是基督教和文化之間的關係。

人的文化

從加爾文在日內瓦事奉的日子以來,改革宗傳統對這些主題採取了相當一致的看法。總結這個特別觀點的其中一個方法,是以理查德.尼布爾在他的著作《基督與文化》所創立有名的象徵學說。在這本書裡,尼布爾集合了各種各樣的基督教對文化的取向,把它們分成五大類。 “基督反對文化”是尼布爾用來稱呼把文化看成是邪惡的,基督徒應該避免與文化接觸的群體。

在這些極力主張與世分離的運動中,例如中世紀的修道院、現代的安曼派(Amish) 和門諾會(Mennonite)都是持守這看法的著名群體。

尼布爾用“基督認同文化”這個名詞,主要來描述那些肯定文化價值,並且試圖把基督溶入這個現存世界的看法。這種取向在現代許多自由派的教會中十分常見。

在“基督反對文化”和“基督認同文化”這兩個極端之間,尼布爾試圖以三種看法來描述基督和人類文化調和的方式:“基督超越文化”這看法試圖綜合基督和文化、“基督和文化的悖論看到基督和世界之間的雙重性,基督是文化的改造者所提出是基督教要影響文化,在某些方面更要按照聖經的原則去’改造’文化。在尼布爾看來,改革宗的立場與第三個類別最吻合。

改革宗傳統在不同時期把這個觀點以不同的方式表達出來。其中一些表達方式不幸地與歐洲殖民主義聯繫在一起。然而,在過去也有基本上是正面的變革模型的

例子。一般來說,當我們去看英國的清教徒、美國的清教徒和荷蘭的亞伯拉旱.凱帕爾(Abraham Kuiper)的事工的時候,我們就看見試圖以基督來改變文化的正面例子。簡而言之,改革宗對文化的立場可以被歸納如下:當神創造人類,把我們安置在伊甸園的時候,他就給了人類一道有關文化的命令,在創世紀第1章28節中耳熟能詳的經文是這樣說的:

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治理這地;也要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 (創世紀第1章28節)

亞當和夏娃被神呼召在世上作他助手,為了神的榮耀去管理地​​球和其中所有的。從改革宗的觀點看來,這個文化使命並沒有被摒棄;其他經文肯定了這一點。事實上,基督給他教會的福音使命的原來目的就是要把神的子民從罪中拯救出來,這樣,文化使命就能夠被成全。

因此,改革宗神學堅持人生的每個層面都必須帶到基督的主權之下。改革宗神學拒絕相信人生的某些層面是屬靈的,而另一些層面是屬世的。從這個意義上講,人生所有的層面都是屬靈的,無論掌管人生中一切的是真的或是假的信仰。藝術、科學、法律、政治、經濟、家庭和學校,人類文化的每個層面都應該以尊敬上帝的話和榮耀神的方式來完成。

當我們跟’建立你的神學’這一系列的課程互動的時候,一些觀念也許聽起來很熟悉,另一些也許很陌生。很多時候那是在乎於你對改革宗神學認同的程度有多大。但是無論改革宗神學是否你的觀點,它代表了教會的一個宗派,與這些觀念作交流會使你受益非淺。

結論

在這一個課中我們指出了一些重要的角度,​​這些角度將會引導我們探討基督教神學。我們首先以《使徒信經》為引導去定義基督教神學。我們也看到在基督教神學之中需要留意各種各樣的傳統,這些傳統朔造和描繪了教會的各個宗派;最後, 我們指出這些課將會被改革宗傳統的取向所引導。

看過了這些基本角度之後,我們就能夠避免神學生們經常落入的陷阱中。記住,我們這些研究的範疇將能夠幫助我們朝著《建立你的神學》的目標邁進。

原文:http://c.thirdmill.org/seminary/lesson.asp/vs/BYT/ln/2/ft/h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