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社會

信仰和公權力對一個國家與社會的影響——從守望教會事件引發的思考 / 天明(北京守望教會牧師)(轉貼自北京守望教會網頁)

IMG_0207

我是基督教北京守望教會的牧師,自2011年4月守望教會戶外崇拜以來一直被關在家直到今日。為促使守望教會事件妥善得到解決,2011年4月著名學者何光滬教授上書力諫(“停止逼迫,挽救良心,減少衝突,構建和諧!”)

我是基督教北京守望教會的牧師,自2011年4月守望教會戶外崇拜以來一直被關在家直到今日。為促使守望教會事件妥善得到解決,2011年4月著名學者何光滬教授上書力諫(“停止逼迫,挽救良心,減少衝突,構建和諧!”),2011年5月全國十七位牧師聯名向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遞交了請願書(“我們是為了信仰:為政教衝突致全國人大的公民請願書”),2012年9月我自己也向北京市人民政府遞交過《行政復議申請書》。然而,無論是上書、請願還是法律申訴,都沒有得到積極的回應。由於政府相關部門的不作為,守望教會事件至今仍未得到解決。在家度過春夏秋冬季節多次交替的這段時日,我從不同角度思考自己正經歷的守望教會事件,其中一個就是信仰和公權力對一個國家與社會的影響,今日與大家分享。

1、關於守望教會事件

北京守望教會1993年從一信徒家裡開始,至今已有二十年的成長歷史。這幾年守望教會一直遭受北京市公安局(包括它下屬的各級國保部門)的衝擊和打壓。 2008年5月,他們直接衝擊守望教會正在進行的主日崇拜聚會。 2009年8月至10月間,他們給守望教會租賃場地的房主施壓,令其強行解除租賃合同,使教會不得不走到戶外、在寒冷的風雪中進行主日崇拜。之後他們又違背2009年11月代表政府所做出的不再乾預守望教會在室內的聚會之承諾,多次直接干預,使教會無法使用已租賃場所正常開展聚會。為解決穩定聚會場所問題,守望教會信眾合力奉獻金錢,於2009年12月支付全款購置了房產,但由於北京市公安局的介入和施壓,教會購置的房產至今都無法入住使用。北京市公安局的這些作為,使守望教會無論在自己所租賃的場所還是所購置的房屋內都無法進行崇拜,最終導致教會別無選擇地在戶外崇拜。

自2011年4月10日守望教會戶外崇拜以來,至今已有兩年零八個月的時間。在這期間,在北京市公安局的直接指揮下,北京各區國保及北京各片區將近100個派出所扣押教會信徒已多達3000餘人次,關禁時間幾小時至48小時不等;因為參加守望教會的戶外崇拜,或僅僅因為是守望教會的信徒而被搬家的多達70人,被辭工作的也有近20人,甚至還有被遣送回戶口所在地的、家人受到攪擾的,以及週末被限制在家的。守望教會的多位牧師和長老至今仍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北京市公安局對守望教會的上述行為,明顯違背了憲法賦予每個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損壞了基督教會實踐其宗教信仰的權利,屬於宗教迫害行為。

2、關於宗教迫害

在一個國家,宗教迫害行為首先破壞的是公民信仰自由的權利。如果我們稍微探究信仰對一個社會的影響,就知道在一個社會中信仰自由的重要價值。作為牧師,我很願意以基督教信仰來分享信仰在社會中的價值,也藉此說明為什麼在一個社會信仰自由的權利不應被壓製而應得到保障。

基督教表明: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神(就是造物主上帝)的美好創造,是按照神自己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因此,人的生命具有永恆的價值,且無比寶貴。因著神賦予人生命的神聖尊嚴及寶貴價值,人理當被尊重、被關愛;人的生命也當被保護,凡傷害人生命的必須受到懲治。由許多個體生命組成的社會,如果失去或削弱“人的價值”這一最基本的價值觀,我們就不難想像這個社會將逐漸失去對寶貴生命的愛。那麼,“人的價值”這一最基本的價值觀來自哪裡呢?顯然來自於信仰! (也許有人說是教育,但當問到為什麼人應當被尊重、應當彼此相愛時,就不難發現這教育背後的價值觀來自信仰——你如何看待一個人的生命及其價值?)因此,失去信仰的社會或者沒有信仰的社會,人生命的價值自然會被忽略或貶低,人們甚至會為利不惜傷害他人的生命。毒奶粉事件就是一個社會因為信仰的缺失,為利不惜做出毒害許多寶貴生命的典型例子。因此可以這樣說,迫害信仰創造主上帝的基督教會,它所傷害的​​不只是公民的信仰自由權利,更是一個社會最為基本及重要的生命的價值觀。

基督教又表明:人需要信仰是因為我們每個人裡面都有罪性。所以沒有一個人(包括基督徒在內)憑自己能夠活出那完全的仁愛和聖潔,儘管神刻在人心裡的良心(即是非之心)時常光照和指引人當如何行。這就像有些研究煙的有害性的人,明知抽煙對健康的傷害,還是陷入煙癮之中,想戒卻戒不掉,邊抽煙邊研究煙的有害性。人要活出良心所指引的仁愛和聖潔,不是靠知識,不是靠教育,也不是靠法律。若是靠這些能活出那美好的生命,今天這個社會中就不會出現學者剽竊他人文章、教師性侵學生,甚至法官集體嫖娼的現象了。信仰並不排斥知識、教育和法律的價值,只是信仰的功用與那些不同而已。信仰對一個人和一個社會的價值在於,它可以幫助信仰者——一個有罪性的人活出良心所指引的仁愛和聖潔的生命,這也是基督教信仰的核心所在。基督披上人的肉身來到這世界(這就是聖誕節的來歷),為人的罪受死並且複活,將神自己的生命賜給凡相信祂的人。相信基督而領受的神的生命,就是那仁愛和聖潔的生命;因著這生命,有罪性的人能夠活出美好(儘管有時因人的軟弱還會失敗)。這好比原本無法結出蘋果的梨樹,通過把蘋果枝子嫁接到其上結出蘋果一樣(民間稱它為蘋果梨),這樣,酸酸的梨中就有了蘋果的芳香味。因此,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基督信仰就是生命的“嫁接”,就是藉著成為人的神子——耶穌基督將神的生命“嫁接”到人的生命裡。由於這樣的“嫁接”,有罪之人擁有了神的仁愛和聖潔的生命並可以活出它。而且,聖潔的神與有罪的人之間生命的“嫁接”之所以成為可能,完全是因為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代贖的死與復活(基督的複活證明祂確實是那擁有不死之生命的永生神之子)。這也表明,不是基督徒本身比其他人更聖潔、更高尚或更有愛,他們只是因信仰得到了那能夠活出聖潔和仁愛的新生命而已。因此可以這樣說,對基督徒及基督教會的宗教迫害,破壞的不只是信仰自由的權利,更是對仁愛和聖潔的美好及崇高的追求。如果一個政權不斷傷害人們在良心裡對生命的美好及崇高的追求,這樣的社會遲早會淪為物慾橫流的社會。

基督信仰還表明:人有不朽的靈魂,今生不是生命的終局,而且人可以藉著與基督的聯合得享永生,並且人世間一切罪惡也最終將受到神公義的審判。這樣,因著信仰基督,在地上寄居的短暫人生有了永恆的歸宿[天家];也因著這永恆的盼望,人在痛苦中可以得到安慰,勞苦中可以得享安息,患難中可以忍耐,並且在死亡中進入永恆(就是安然離世歸回天家);又因相信神至終的公義審判,面對世間的不義和遭遇的不公正,仍可以追求公義、持守良心中的誠實。信仰帶來的是超越今生的活潑盼望。因此可以這樣說,對基督徒的宗教迫害,就是破壞一個生命對人生終極意義的永恆追求。若是沒有永恆及終極意義,那麼仁愛、真理、道德還有什麼意義呢?就像一首福音詩歌裡所唱的那樣:“今生若比永恆長,讓我們吃喝快樂吧!管那生命盡頭,有沒有方向答案?/今生若比永恆長,讓我們賺取金銀吧!還有哪種投資,利潤比這更大?/今生若比永恆長,讓我們求取功名吧!叫那世上的人,從心裡發出讚歎!/今生若比永恆長,讓我們隨心所欲吧!只這曇花一現,就讓它瀟瀟灑灑!/可是誰不曉得,今生不比永恆長,不比永恆長!/永恆要去何方,今生就要思想。/人若賺得了全世界,賠上了自己的生命,能拿什麼來換?/能拿什麼來換?/能拿什麼來換?”

3、關於公權力

在守望教會事件中另一個凸顯的問題就是國家公權力的嚴重不當使用,甚至是非法和不義的使用。無論是基督徒個人還是教會,都相信聖經有關公權力的教導:政府的公權力出於神[上帝],為的就是罰惡賞善;因此在上掌權的執政者應得到尊重,公民當遵紀守法,政府也要用公權力懲治罪惡,好使人們能夠敬虔、端正、平安無事地度日。但在守望教會事件中,北京市公安局這個首都執法機關所表現出的國家公權力,實在令人失望和擔憂。

過去兩年多以來,北京市公安局對守望教會信徒採取關押、強逼搬家、辭退工作、攪擾家人,以及限制教會的牧師和長老的行動自由、將其看管在家的行為(我家門口就有他們設的崗,警察和保安每天二十四小時輪班看管限制我的人身自由,這樣已持續兩年零八個月),沒有任何法律依據,且都是在沒有下發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進行的。執法者本身的行為嚴重違反《行政處罰法》及行政法的基本原則。當原本應依法懲治罪惡的公權力本身不被法律和法律所代表的公義所約束時,公權力不再是實現社會正義的力量,反而淪為“合法”地傷害人民的工具。而且公權力的非法執法,會不斷傷害人們的良心,因此不法的事必然增多,人們的愛心也會隨之變得越來越冷淡,就像面對受傷的小悅悅、馬路上跌倒的老人,一個社會越來越不敢伸出愛心之手一樣。如果在一個國家公義得不到伸張、正義得不到實現、公正得不到體現,那麼帶來的必然是社會良知和道德的淪喪。因此可以這樣說,原本理當罰惡賞善的公權力本身,就是在一個國家唯一被賦予承擔和行使懲治罪惡的責任與權力的正義力量,它若被不法、不義地使用,那麼,這樣的公權力必然成為敗壞社會的巨大毒瘤,終將使整個國家變為一個滋生罪惡和腐敗的大溫床。

當我向在我家門口設崗看守我的警察要求出具執法依據時,通常聽到的回答有兩種。其中一個是:“我們只是執法人員,聽領導安排工作。”工作上是要聽領導安排,但問題是:作為執法人員在執法過程中不僅不依法執法,甚至明知非法卻只因領導安排而執法犯法,理當體現社會正義的公權力,卻踐踏了法律和法律的尊嚴以及法律所代表的公義。由於這樣的“執法”普遍發生,導致大量訪民湧進首都這個國家最高公權力的所在地呼喚並尋求正義與公正,甚至到了一個地步,不僅得不到正義與公正的結果,有時還因尋求公正反再受到公權力的無情打擊和不義傷害,因而心裡充滿憤怒和徹底絕望的人們,直接以暴力抗擊執法者,或傷害無辜來公開報復社會,甚至自焚的事件屢有發生。這一切表明這個國家已幾乎到了無法[法律]無天[公義]的地步,公權力帶給人們的憤怒和絕望也幾乎到了正常的人性無法承受之重。

執法人員的另一個回答是(有時幾乎是懇求):“希望您理解和體諒我們,請不要為難我們,弄不好我們就丟飯碗。”(真是哭笑不得,竟然被關的人還要體諒和關照那些非法關他的人,不致使他們丟飯碗。這是什麼道理?這是怎樣的一個世代?)”一個人為飯碗工作無可非議,畢竟一個人的飯碗關係到他和他家人的生活。但行使國家公權力的人豈能只是為自己的飯碗、只是為保住自己的飯碗而工作?!這公權力原是為服務這個國家的人民而存在的。巴不得國家公權力的行使,既不是出於官本位,也不是為執法者自己的飯碗,而是為服務於民。

4、作為牧師,我祈願:

作為生活在這個國家的基督教牧師,我祈願:我們國家的執政者真正明白並重視信仰的寶貴價值以及信仰自由對這個社會的意義,並且不再用本該用於罰惡賞善的國家公權力來繼續傷害人們的生命、良知與道德。因為實現生命意義的宗教信仰,和伸張社會正義的國家公權力,這是一個健康社會必不可少的兩個重要因素,是現今我們這個社會和時代急切需要的。

作為因堅持和公開實踐基督信仰而被非法限制在家的牧師,我祈願:在我們國家的首都北京乃至全國,不再有因信仰而失去人身自由的人,也不再有在無任何法律依據和未經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被非法關押的公民。在一個社會,一個人的生命和信仰是否得到尊重、安全與自由是否得到保障,它所關涉到的不只是他人,也是你我的生命,包括執政者、執法者自己,因為“人種的是什麼,收的也是什麼”。 “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

作為在過去五十多年來一直遭受政權的打壓和逼迫的家庭教會的牧師,我祈願:我們國家早日出台“宗教自由保護法”,嚴格約束國家公權力對宗教的迫害,保障公民的信仰自由權利,保護宗教團體的正常宗教活動,使宗教信仰在社會中正常發揮其功用。

作為北京守望教會的主任牧師,我祈願:北京市公安局立即停止對北京守望教會的一切宗教迫害行為,解除對守望教會牧師、長老以及所有信徒的一切人身自由的限制,使守望教會可以進到所購置的室內場所正常進行崇拜,使讚美和祈禱的聲音重新迴盪在教會會眾感恩的聚會中。

分享到這裡,我不由得想起了聖經教導我們的禱告:“我勸你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該如此,使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地度日。這是好的,在神我們救主面前可蒙悅納。祂願意萬人得救,明白真道。因為只有一位神,在神和人中間,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為人的基督耶穌。”

但願在我們一同生活的這片國土上,“慈愛和誠實彼此相遇;公義和平安彼此相親。誠實從地而生,公義從天而現。”(《聖經•詩篇》第85篇10 -12節)

2013年12月(聖誕節前夕)

原文出處:https://t2.shwchurch.org/2013/12/13/信仰和公权力对一个国家与社会的影响-从守望/

分類:文化社會

Tagged a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