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道、牧養、教導

文字與宣道 / 于中旻牧師 (轉貼自金燈臺)

IMG_0204

生活在英語世界中,周遭的人都使用聖經語詞。例如:兩個大小差距懸殊的主體在爭訟或爭鬥,常說是“大衛與歌利亞”;受苦難的人“約伯”;遇事不順遂則說“中間有約拿”;當然誰都知道善疑的“多馬”;還有惡名昭著賣主賣友的“猶大”;至於“恩賜”(Talent)這個字,根本就是從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十四至三十節來的,這類的例子還有許多。雖然,西方國家是否還能稱為“基督教國家”有待討論,但基督教文字在文化中所留下的印痕,是不能被時間磨滅的。

在中國文化中,也有類似的情形;所不同的是,充斥佛教語詞。只要打開辭源一類的參考書,就可證明,很少人注意,“世界”,“慈悲”等詞,都是佛教來華後才有的,不能避免的,也用在聖經中文譯本中,基督教來華年淺,但也有些語詞移入中國語文:“奉獻”,“代罪羔羊”,“先知”,“背十字架”,以至“福音”等語詞,都已是家喻戶曉,連不信的人也使用。這顯示基督教觀念,已經在中國文化的土壞發芽植根,如果要見到更快更大的滋長結果,需要聖靈恩雨的滋潤,並有待華人基督徒在文字宣道上的努力耕耘。

文宣與宗教改革

宗教改革運動,發生在歐洲有了印刷機之後,這可見掌管歷史的神的奇妙安排,也顯示文字與宣道的關係。

當那時,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 1483-1546)因為堅持“因信稱義”的真理,被羅馬帝國議會判為“異端”罪犯。但他隱藏在華特堡,從事翻譯聖經成為德文.以後,宣揚真道的文字由他筆下不斷的湧出,以至印刷廠有一半是作他的生意,影響歐洲的思想;不僅有助於宗教改革運動的成功,也奠定了近代德文的風格。

法國的奧理維坦(Olivetan,意為“半夜燈油”為Pierre Robert之別號,1503-1538)翻譯法文聖經,和他的表弟加爾文(John Calvin,1509-1564),對法國文化留下了深遠的影響。

英國的廷岱勒(William Tyndale,c.1494-1536)是英文日內瓦聖經的主要譯者。雖然他在盛年因譯經而殉道,但日內瓦聖經出版後,深得英國人的喜愛,不但塑造了現代英文的風格,也影響了英國人的思想。莎土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1564-1616)所用的就是日內瓦聖經。清教徒所喜愛的是日內瓦聖經。以後,英王雅各欽定本並以後各種標準英文譯本聖經,都至少有百分之八十採用日內瓦聖經。蘊涵聖經信仰的文學作品,詩,戲劇,散文作品,有助傳播清教徒思想,促成英國的改革。

一七八四年,年輕的國會議員衛博福(William Wilberforce,1759-1833)與幾個親友往歐洲旅行,途中在馬車上讀到了道瑞治(Philip Doddridge)所著基督教在心靈中的發展,並潛心研讀聖經,使他重生得救,而且得神啟迪,一生致力廢除奴隸制度,作為“英國的良心”,終於消除了英國道德上的恥辱。可見載道文字的偉大效果。

文字與道

主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是道成為肉身,到世間來。祂說:“給我作見證的就是這經”(約五:39)。“神啊,我來了,為要照你的旨意行;我的事在經卷上已經記載了”(來一○:7)。這是說,文字記載的道,與成為肉身的道有密切的關係,為要顯明成為肉身的道。

使徒保羅受聖靈的感動,闡明福音的內容:“我當日所領受又傳給你們的,第一,就是基督照聖經所說,為我們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聖經所說,第三天復活了”(林前一五:3,4)。可見“照聖經所說”有何等重要的地位。這就是文字見證的重要。

最重要的事,應該最先作。主耶穌復活以後,首先作的事是向門徒顯現,“從摩西和眾先知起,凡經上所指着自己的話,都給他們講解明白了”(路二四:27)。又“開他們的心竅,使他們能明白聖經”(路二四:44,45)。這是主耶穌對文字宣道的重視。

門徒們與成為肉身的道,朝夕相處,有三年之久,還需要聖經文字的見證,何況我們沒有與主親身相處的人,豈不更該從文字的道認識主嗎?

使徒們傳福音的時候,總離不開文字的道:保羅“本着聖經”(徒一七:2)與人辯論,證明耶穌是基督。在離開以後,他仍然用文字繼續講道教導:“弟兄們,你們要站立得穩,凡所領受的教訓,不拘是我們口傳的,是信上寫的,都要堅守”(帖後二:15)。保羅以文宣與口宣並重;在分離時,以文宣代口宣。

注重文字宣道

如果你不能出去宣道,或有些地方受限制不能去,都可以差派代表去,就是差遣“無聲的使者”,用文字去宣道。這樣,你可以不需跋涉勞苦,而達到遙遠的地方,而且可以同時去到許多地方。

感謝主,現代教會己更注意差傳事工。差宣教士出去固然重要,總不免受人數限制,生活條件與語言文化的適應,旅行居住的費用與安全也要考慮。因此,應該想到文字宣道。雖然不是完全代替差傳,但應當看為差傳的另一方式,可以相輔並行。今代科技發達,文字宣道更為方便:在古時是需要千里傳送的推基古(西四:7,提後四:12),今代在郵寄書信之外,還有傳真(FAX)和電子信件(E-mail),只要有心,有信息,就可以無遠弗屆。

我一直希望教會注重文宣,推行文宣“三 D”總動員:寫作(Drafting),複製(Duplicating),發行(Distributing),分工合作,這就像保羅述寫,德丟(羅一六:22)複製,推基古傳送,同心合意興旺主的福音,聖靈動工,神的道不被捆綁,國度擴展,得救的人數天天加增。阿們。

原文:http://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glb.php?GLID=0690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