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與文宣

撒迦利亞書:文宣異象 / 于中旻牧師 (轉貼自聖經網)

IMG_4212

我又舉目觀看,見有一飛行的書卷。他問我說:“你看見甚麼?”我回答說:“我看見一飛行的書卷,長二十肘,寬十肘。” 他對我說:“這是發出行在遍地上的咒詛:凡偷竊的,必按卷上這面的話除滅;凡起假誓的,必按卷上那面的話除滅。萬軍之耶和華說:我必使這書卷出去,進入偷竊人的家和指我名起假誓人的家,必常在他房裏,連房屋帶木石都毀滅了。”

撒迦利亞書第五章1至4節

羅素(Earl Bertrand Arthur Russell, 1872-1970)曾寫過一本書,討論倫理問題,書名Ethics:Theirs? Ours? (這書名似可譯為何倫何理?)他認為倫理道德的標準,要看在甚麼樣的環境而定,並沒有客觀的標準。很希奇,羅素是個數學家,是知道絕對值的重要的;他又提倡邏輯符號和語言的精確;卻在道德方面認為沒有絕對價值。

主張環境倫理學的人可多著哩,羅素不愁沒有同志和門徒。不但在西方,連東方的新儒學大師,也背棄儒家傳統,而走同樣的思想路線。更糟的是在這大眾傳播盛行的世代,很難實行思想上的隔離免疫;基督教圈子裏的自由人士,把這思想散播在教會裏。在市上坊間,在圖書館裏,這種毒素薰染著人心,輾轉製造著生生不息的問題。如果是非決定在於環境,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法律,也可以積非成是,那不成是非顛倒了嗎?那還成甚麼世界!

這正是今天社會道德規範的問題所在。

但絕對的道德標準還是要有的。有了標準,人對自己的意志行為才相對的負有責任,才可以說到賞罰。在公路上駕車,有劃分的行車線,有形形色色的標誌,鉅細無遺的規則。難道在人生的路上不更該有規則嗎?

上帝的聖靈啟示先知撒迦利亞,預言到末世的事。“飛行的書卷”異象,可以激勵我們,使我們知道文字宣道的重要。

    形式──書卷

自從有文字以來,人們都是把重要的思想及文約,記錄在書卷上,作為不改的證據。人語言的聲音可以消失,書寫的文字可長久存在。並且即使不用聲音,文字也可進入人的思想。

有書卷的記載,可以立個確定的標準,是非分明,叫人無可推諉。

施貽福(Francis A. Schaeffer)說過,基督教會存在的價值,在於客觀的道德標準。因此,無論信徒個人或教會所寫的文字,對象容或不同,體裁可以差別,但在本質上必須是一項信仰的表白。

在初期教會所留下的文獻中,我們很容易發現,教父們不含糊的表明他們的立場,清楚的沒有摸稜兩可的話。他們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太五:37)結果呢?初世紀教會在思想上領導世界,道化世界。

反觀今天的教會,情形大不相同了。

一種情形是忙碌的,而且盲目的跟在世界後面跑。世人在大談“管理”(Management),印刷機生產了一批暢銷書:一分鐘經理(The One Minute Manager),達於至善(In Search of Excellence),這形成了對教會的衝擊,教會匆忙的也大談“管理”。教會中豈沒有經營工商有成或研讀工商管理的長才嗎?而“受託主義”(Stewardship)竟因而成了見不得人的過時名詞。其實,受託才是教會中行政管理的基石。還記得,在幾年前許多人說“代溝”(Generation Gap),教會也跟著大談“代溝”問題,好像皇皇不可終日,好像基督,保羅等都是二千年前的老古董,過了時了。其實,耶穌跟在殿中與學士們講論,沒有“代溝”之隔,彼得跟約翰之間也沒有那問題。隔閡是出自人與神之間的隔閡,造成了財主與拉撒路之間隔絕的深淵。除了亞當和夏娃受造而成熟之外,老少並存並不是日光之下的新事。近年社會上倡老人福利,教會中才大家驚醒起來,也跟著搞老人活動。聖經中豈是到今天才發現敬老的教訓嗎?瑪土撒拉大概還末用得著去領社會福利金。還有,別人在講論心理分析,我們也跟著熱鬧“協談”(多麼一個不像樣的譯詞!)神學院裏開“基督教輔導學”,聽來聽去實是西洋文化輔導學。卻不知道尼哥底母並不是讀了心理分析才去找耶穌輔導的。我說 的這些話會輕易的被誤會是反知識主義。不是的,恰相反,我是希望基督徒在知識分子中,在學術上,取得領導權。要有立場。要會分辨。要回到那書卷:聖經。

另一種情形是沒有定向,容易被世界所吸引,所收買。作鹽是要有立場的,但有些信徒受了地氣而濕化,甚至於重溶於海中!本來該作光的,燈不是要放在地窨中--為世界掩蔽;不是要放在斗底下--為了肚腹,為升斗謀;不是要放在床底下--求肉體安逸舒適。燈要放在台上,光暗分明。許多人甘為籠中的金絲雀,能言的鸚鵡,但不過是受人篆養,為了唱討人喜悅的曲兒。王明道先生的警語是“為人莫作隨風草,事主須同向日葵”。如果他要在世上“成功”,受人歡迎,建高大教堂子,受厚俸,盡可隨和一點。但他寧可受反對,遭苦難,忍孤單,而不肯妥協。因為他嚮往主的光,從主受光,而為主發光。求主使我們不討人喜悅,不為自己眼前歡,不隨波逐流,被風吹動。沒有信仰,是最壞的信仰。那書卷給我們定向,確定的價值觀。

還有一種情形是糊里糊塗。一個人懵然不知生命的方向是可悲的事。有的人本來只該寫一篇文章的,竟寫成了一本書。為了寫書而寫書,最是罪過,是十分誤己誤人的。為了生活而生活,也是如此。一本書可能印得不錯,但你從封面看到封底,不知他要講的是甚麼,立場是甚麼。有再多錯誤的人生也比沒有方向的人生好。有錯字別字,詞句不通的書,使讀的人非常不舒服;但糊塗一片的書更糟。如果無可寫的,可以不寫。如果寫,就要寫得叫人可讀。有人以為對信仰要隱晦,才有“文藝氣息”,這種沒有出息的想法真叫人生氣。沒有多話可寫,就乾脆寫一句:“我信耶穌基督”好了。

書卷的形式,就是語言寫成文字,不可更改,沒有含混!

    內容──律法

我們基督徒,不是律法主義(Legalism),但也不是反道德主義(Antinomianism)。因為主耶穌基督來,不是要廢掉律法,而是成全律法;律法是使人知罪,帶人到十字架下,得到救恩,作重生的人。基督徒是因信稱義,活出律法的義。

飛行的書卷,象徵兩塊石版的律法:一面是對人的,一面是對神的。這包括了全部律法的問題。

“凡偷竊的必按卷上這面的話除滅。”這是講到了人與人之間問題的中心,不必等到二千多年以後的共產主義的聖人來勞心發明。偷竊是由於貪念,由於別人有我們沒有,或別人有比我們更多;有時甚且是由於單純希望自己有的更多,獨佔一切。有誰知道可以怎樣共,怎樣均起?奧古斯丁(St. Augustine)在他的懺悔錄(Confession)裏,追憶八歲時的往事,去偷竊鄰舍的桃子;他自己家中也有桃樹,並不是鄰家桃子比自己家的品種較優,又不是自己缺乏,受唯物經濟史觀規律支配,為甚麼要去偷竊呢?追根究柢,是受罪的律支配。“愛是不加害於人,所以愛就完全了律法。”(羅一三:10)而貪是與愛相對的。愛是犧牲自己;貪是以自己為中心,願自己興旺,別人衰微,犧牲別人,成全自己。有人說:今代美國人有兩個特點,一是過長的“必需品”單子,一是特大號的垃圾箱。這不是說明了喝唯物之“水”,不但還要再渴,而且愈喝愈渴的情形嗎?

艾略(Jacques Ellul)新近的著作金錢與權能(Money and Power)一書,指出,當主耶穌講到金錢(瑪門)時,是以金錢為惡的。祂“以上帝是有位格的,瑪門也是有位格的,而且彼此相爭。”祂異乎尋常的把瑪門當作靈界的實體,“以它具有神性,好像是一種神。”這個偶像要求人對它敬拜,向它效忠。當然,我們不必同意艾略書中的每一論點,但他說對了人的拜金和錢的權威。聖經講到“末世必有危險的日子來到。因為那時人要專顧自己,貪愛錢財。…”(提後三:1-2) “貪財是萬惡之根。”(提前六:10)末世人貪財成性,罪惡層出不窮。基督徒常遇的試探,就是在申報所得稅時的誠實問題;你若昧減虛報逃稅,就是偷了國家的錢,也就是偷了每一個忠實納稅者的錢;你規避了自己當盡的責任,由別人出錢建立國防保護你,在別人出錢修築的公路上駕車疾馳,良心那會得安寧!人在群居的社會裏,若不因愛人而盡責任,別人要多付他的一份,就成了貪心偷竊,直接或間接的虧負別人。“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雅四:17)

聖經又說,凡指著主的名“起假誓的,必按卷上那面的話除滅。”這另一面是人對神的問題。人對神的虛假,以為神是可輕慢的,是最大的不敬。因此,主耶穌在世上時,用溫柔憐憫撫慰那些被罪惡重壓的人,卻用人類詞彙中最嚴厲可畏的話,斥責那些假冒為善的宗教人士,文士和法利賽人。

在宗教不被迫害的地方,信仰受到尊重,撒但趁機作怪,把稗子大量撒在主的麥田裏;“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實意”(提後三:5)的人,自然得以暢所欲為。不錯,美國人對傳福音熱心,肩負著全球四分之三的宣道重任;但麻煩是他們是幾乎對任何宗教都熱心,許多的異端,在憲法附款修正案第一條翼護之下,傳揚邪說,引人跟從;這似乎成了營利的好機會。更有些人在社會上不能飛黃騰達出人頭地,就到教會中來淈泥揚波興風作浪;教會是喊“彼此相愛”的地方,相遇的人多是客氣而不關心,這類人則得其所哉。聖經叫信徒要謹慎提防,但只有教會的主才能煉淨潔除(參瑪三:2-3)。

求主使我們能對人去貪,對神無偽;我們要體會主的心意,針對時弊,傳揚這信息:只有主耶穌十字架的救恩能使我們脫離咒詛,免滅亡而得永生;“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神,又要愛別人如同自己。”這就是那書卷--聖經--的總綱了。

    特性──飛行

這書卷是可以飛行的。顯然的,羊皮書卷不會飛行,連羊也不會飛行;這書卷卻是可以飛行的,因此,這書卷是有生命的,且是有超然生命的。

在飛卷異象之前,主也敞示撒迦利亞金燈台與兩棵橄欖樹的異象。金燈台之能發光,不在乎裝飾製造之巧,式樣之美,而在於有清橄欖油之注入;橄欖樹之能長青,在於恩水源頭之供應。“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亞四:6)這就是書卷能飛的原因;倚靠主的靈。

我們不能否認訓練的重要,計劃與準備的重要;而且該盡力作好這些人力可及的工作。但這些都不能代替聖靈的能力。

馬丁.路德,約翰.加爾文,都是會思想,善於執筆為文的人。他們在聖靈引導下,寫出了文章,按時分糧;但是聖靈的氣吹在其上,使之能起飛,能飛遍歐洲美洲,結出果子,建立了教會。

反之,達爾文的謬說,漏紕百出,為甚麼竟能蟲惑世人?甚至有人演繹到社會學說,以弱肉強食人吃人為進化原則,為禍何等的大!希特拉的我的奮鬥,論理不通,錯謬百出,也曾一度暢銷,為野心家模擬效法。近如文鮮明的謬說,既不鮮,又不明,文理又欠通,卻能誘騙到數逾萬的徒眾,難道其中竟無智者?他們那裏來的這股歪勁邪氣?“邪氣”?對了!那些都是邪靈在作祟。

是的,我們是與“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弗六:12)因此,“我們爭戰的兵器,本不是屬血氣的;乃是在上帝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將各樣的計謀,各樣攔阻人認識上帝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使他都順服基督。”(林後一○:4-5)

寫吧!讓我們一面禱告一面寫。禱告吧!讓我們為寫的人,編印的人,發行的人,受閱的人禱告。願今天的教會文字宣道,不但看重書卷,出版書卷,更能成為飛行的書卷,有超然莫禦的聖靈大能。

    目的──家裏

今天的社會問題,是與家庭的問題有關連的。破碎的家庭,常會造成兒女性格的不平衡,以至為害社會。有很多的見證,說明敬虔的家庭,對於兒女宗教信仰影響之大。

早年美國的情形是,家庭,學校,教會協合一致。學校在教會中,全家同去參加聚會,家庭和教會中學校中所教導的,並沒有信仰上的矛盾。這就如“三股合成的繩子,不容易折斷” (傳四:12),對個人,家庭,社會都有良好的進展。可是,那老蛇撒但沒有忘記它的詭計。它在伊甸園中的勝利,就是由家庭中的破口攻入,誘使夏娃,亞當犯罪(參提前二:13-14)。

家庭中沒有信仰生活和敬拜,沒有真正對神對人的愛,就不能使子女得到滿足。許多家庭的情形是有屋無家。而且兒女們是父母信仰最好的觀察評判者和見證人。當他們看準了父母是“偷竊”自私貪心,是虛謊“指著主名起假誓”的人,這種把戲最瞞不了他們,他們心靈所受的傷害是無比的大:既鄙薄父母之為人,覺得自己不幸無能選擇的做了他們的後人,這種失敗羞辱難以湔雪,只有自暴自棄,只有放蕩背叛了。這樣,咒誼就進入這個牆垣毀壞的家裏。好多的基督徒家庭,屬靈貧乏而物質豐富,有電視而沒有聖經,外面華美而內裏腐敗,實在該耽心,該著意。

聖經中諄諄告誡我們許多關於家庭的真理。健全的家庭是最堅固的堡壘,是屬靈的產業。歷史上許多屬靈的偉人,是由屬靈敬畏主的家庭中出來的。至今天仍然是如此。實際統計統計數字證明,這種家庭破裂的記錄,千中不過一二。而只給子女灌輸發財至上,自私虛謊最樂的人,並不能給他們帶來喜樂,反是無窮悔恨痛苦。一個恆常讀經禱告有祭壇,尊主為大的家庭,是教會的好基石,也是使人得福的泉源。

撒迦利亞書是講到末後世代主再來的一本書。這末後的世代,是大眾傳播的世代。因此,說飛行書卷的異象是“文宣異象”還會過分嗎?深願主內同道,“不違背天上來的異象”,共同致力於文字宣道聖工,預備主的榮耀再來。

原文出處:http://www.aboutbible.net/Ab/A.L.01.38.Zec.html

分類:聖經與文宣

Tagged a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