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見證

豐富的印尼神學教育之旅 / 楊朱麗娟師母 (轉貼自作者網誌)

Katedral Mesias Sunset

豐富的印尼神學教育之旅 (2014年7月)

以前大多數的神學之旅都是點到點的,即是從機場到學院,從學院到機場,到各城市教神學,一下機就到神學院去,教學完了就去機場回家了,說是到不同的城市、不同的省份,其實沒機會一窺當地的風貌,很少有機會去參觀,也不大了解當地的名勝古蹟,我們對各地的文化、風俗習慣的認識都是貧乏得很!認識的只是當地的神學院而已。

今次前往印尼由唐崇榮牧師創辦的歸正神學院教學,就有另一種體驗,這次神學教育之旅,不特眼界大開,想不到竟然十分豐厚。

印尼雅加達是我從未去過的地方。印尼最為人熟悉的是芭里島,雅加達較少人前往。我對雅加達的印象是落後,迷信,印尼人極度排華,1998年發生的排華暴行,令人髮指,其兇殘手段,使人心寒。

十多年前慶球牧師於印尼歸正神學院教學歸來,憶述他在神學院的經驗。他說在印尼教學好有異鄉的感覺。由於印尼政府不准華人學中文,中文刊物不合法,慶球牧師終日所聽的都是印尼語。整天聽著別人說著陌生的語言,晚上睡在一個空曠的房間中,只有一張床,燈掣在遙遠的大門旁,熄燈後要摸著伸手不見五指的黑返回睡床。一晚睡夢中竟看見四周有許多鬼從牆壁中走出來,楊牧師卻不受威嚇,大聲的對鬼說,我已年近半百,行將就木,你還來嚇我麼?趕快走吧!然後睡覺去,鬼真的走了。這是一個惡夢!

我生平很怕黑,聽這樣的鬼故,又懷著對印尼的惡劣印象,我作了最壞的打算,既然如此環境,更加要陪伴慶球牧師去了。防曬、防蚊、即食麵、照明燈都帶去了。

四個小時的飛行來到雅教加達,抵達機場,果真人多,交通混亂擠塞。乘車一個小時,抵達一座宏偉大建築群,有公共停車場,有指揮交通、穿著制服的工作人員,我不禁好奇的問來接機的教會長老,這是甚麼來的?他說這就是神學院的大樓。在中國的神學院,除了哈爾濱聖經學院外,神學院的宿舍都是簡樸得很,這歸正神學院給我住的宿舍卻是設備齊全,而且冰箱裡推滿食物,好有另一番的感覺。

歸正神學院是神很重用的僕人 、唐崇榮牧師創辦的。唐牧師是我非常尊敬的牧師,從小就聽他講佈道和培靈大會,他的講道充滿能力,學識又豐富。98年唐牧師來港舉辦佈道會,我帶了數名學生從長洲前往參加,有兩人信主,信主後有很大的改變,其中一位同學兩年後打電話給我致謝說她信了主後學習態度大有改善,覺得很快樂。當年的大牧形象猶新,想不到今年竟然不但可以和他見面,還有機會到他的神學院去。

唐牧師親自設計一所大型建築 — 歸正千禧中心,占地600,000平方英尺,建築群中包括神學院、音樂廳、藝術中心、基督教學校、圖書館及住家與辦公室的綜合多用途大樓。其中的彌賽亞大教堂可坐4800人。唐牧師舉魄力非凡,志力於佈道工作,組織了唐崇榮國際佈道團,到世界各地傳福音,舉行大型佈道會,在五十年的事奉中已向一五百萬印尼群眾傳福音,舉辦700場佈道德會。就是現屆七十五高齡仍馬不停蹄的來往東南亞各城市。

抵達雅加達當晚就到唐牧師府上吃飯,他極盡地主之誼。次日於學院午餐時,唐牧師問我們:「你到印來,有否到過全世界最大的佛教建築物『婆羅浮屠』,還有印尼印度教最大的建築?」我們回答說我們到各地教神學是沒有想過去觀光的也從未到過印尼任何地方旅遊。他說到印尼來不能只在神學院教書,應了解一下當地風土人情,歷史文物。立即安排我們到日惹市參觀世界七大奇蹟之一的『婆羅浮屠』和東南亞最大的印度教寺廟『普蘭巴那』神廟。一夜間安排了次日行程。他還花了數小時給我們講解,他如數家珍地為我們介紹兩座著名建築物的歷史、藝術、建築用的巨型石頭,有多小塊,每塊有多重,他對歷史文物、建築與及藝術的識見實在令人驚訝,對他的博文強記,十分佩服。

唐牧師對人的款待是盡心竭力的,他自己十分忙碌,還記掛我們這兩個小傳道。除了擠出時間讓我們認識雅達的古董街外,星期六上午神學院有一個二千多人出席的『基督徒與社會關懷』神學講座,(他也其中一位講者), 晚上有一個音樂會(有千多人出席),由他擔任指揮,在兩個大型聚會間應該作點休息時,他卻帶我們參觀他一手建立的博物館。這博物館裡面收藏了中國各朝代的古董藝術精品與及西洋名畫,展品之豐富竟比香港所有博物館的收藏還要多。他逐個展館,逐個展品介紹,想不到他的藝術造毅竟如此高。

星期六兩個大型聚會之後,星期日早上七時半開始中文崇拜,跟著是印尼文崇拜,都是他擔任講道。整個星期見他是沒有一刻停下來。我好奇地問:「唐牧師,你是如同準備這麼多的講道,這麼多的神學講座的呢?」他回答說:「我是晝夜思想神的話語的。就如一棵樹栽在溪水旁,葉子也不枯乾」。唐牧師就是這個應許的實現版了。

神的國度何其寬?祂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僕人忠心的服侍,使用不同恩賜的僕人建立天國大業。感動我的不單是他過人的才幹,卓越的睿智,還有他對神的熱切。年屆七十五的高齡,仍然東奔西跑到世界各地傳福音,在心臟手術前後,仍繼續進行印尼一百個城鄉的佈道大會。自2012年至2014年3月,共計跑了印尼77個城鄉。除了傳福音外也致力於神學、聖經的教導,他說傳福音是生孩子,傳講聖經、歸正的神學教育是對孩子的養育,不能只生孩子而不給予正確的教導,所以他不但舉行佈道會,也舉辦培靈會、研經會和神學講座。

所1957年開始至現在,唐牧師一直熱切侍奉主,最近他的健康欠佳,心臟出現問題,他卻從容地引用約翰衛理的墓志銘:“上帝埋葬了他的僕人,却繼續他的工作”他說:「上帝不靠你,也不靠我,當你自以為是教會的支柱,或以為一旦教會没有你便不能繼續的時候,也就是你應該停止作工的時候了。」,他活出了“主必興旺,我必衰微”的真典範。

今次印尼神學教育之旅,神讓我們近距離的去接觸祂重用的僕人是怎樣熱情的接待及關懷後輩,如何具有天國視野、用盡每一刻去思想神的話語、廣闊地學習研究各種知識手勤奮的工作。還有他背後的妻子,丈夫經常出外,她一手養育兒女,毫無怨言,為唐牧師安排一切,經常接待從世界不同地方來的客人,她沉靜寡言,卻穩如泰山,有著大山崩於前而面無懼色的風範。

求神保守祂忠心僕人也求神繼續興起不同的人在祂的國度裡作不同的侍奉。

文章出處:http://alisonspiritualjourney.blogspot.tw/2015/04/blog-post_57.html

分類:人物見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