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社會

為什麼不贊成同性婚姻? / Kevin DeYoung (翻譯:郭小羊 / 校正:郭兆祺)

IMG_0159

時值最高法院展開DeBoer v. Snyder一案的辯論,值得一問的是:是否有任何合宜的,理性的,不偏執的美國人能夠提出合理的原因來反對同性婚姻?同樣重要的:是否有任何合宜的,理性的,不偏執的美國人願意思考為何其他美國人有貌似合理的原因反對同性婚姻?我透過這篇文章來回應第一個問題,「是的,確實存在合理的原因使人反對同性婚姻。」而面對第二個問題,「我希望更多人願意如此思考。」

我是一個牧師,我主要的關心是教會相信甚麼、慶祝甚麼和宣講甚麼,我並不期望世界和教會一樣(而我也祈禱,教會不會變的和世界一樣。)。然而,沒有任何住在這世界上(也就是我們所有人),或者任何一個在乎好好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人,能夠對婚姻無動於衷。雖然立場不同會使我們分裂,但是,在這次的辯論中,雙方的支持者至少應該認知到某些真正重要的事情正在遭受威脅。

我很擔心,許多年輕的基督徒─諷刺的是,往往是那些熱衷於社會轉型和正義─忽略傳統的婚姻觀和人類繁榮之間的相關性。許多基督徒都熱衷於復興一些天主教政治家吹捧的老套口頭禪:私底下反對,但是公開來說,不關我的事。我希望基督徒(特別是這個博客的主要讀者們)看到為什麼這個議題的重要性及其原因─如果同性婚姻成為我們國家法律的一部分─家庭的完整性將被削弱並且教會的自由將受到威脅。

我知道即便對那些傾向於接受聖經對於婚姻的教導的人來說,這種觀點也越來越不受歡迎。也許你同意傳統解經的結論,認為聖經並不接受同性戀行為。然而,你卻搞不清楚,支持同性婚姻得以取得法律地位和政治權利會出什麼問題。畢竟,我們沒有制定法律反對說人閒話、通姦、假神崇拜等等行為,即使我不認同同性行為,難道那些將自己視為男同性戀和女同性戀的人,不能享有和我一樣得以結婚的自由嗎?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但在我們試圖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需要確保我們是在談論同樣的事情,讓我們想想那些事情不是同性婚姻的主要爭論。

  • 國家並沒有將同性行為視為犯罪,由於最高法院在Lawrence v. Texas (2003)一案中推翻了反雞姦法,同性親密關係在五十個州都是合法的。
  • 國家並沒有禁止同性戀者在公開儀式或宗教慶祝活動中彼此許諾。
  • 國家是不會針對兩個成年人是否可以住在一起,是否聲稱彼此相愛或者以情慾的方式表達他們對彼此的承諾等事情立法。

問題的關鍵不是在於如何控制“人們可以在自己的臥室裡面做什麼事”或“他們可以愛誰”。問題是關於國家承認什麼類型的結合(union)可以被視作婚姻。任何有意將婚姻與其他類型的關係和組織區分開來的法律制度,將不可避免地在他們對婚姻的定義中將許多種類的集合排除在外。國家拒絕發給三人性伴侶關係結婚證明,它拒絕發給八歲的孩子結婚證明。幾乎有無限多種友情和親情的組合不會被國家承認為婚姻的結合。國家並沒有告訴我們能跟誰成為朋友,或者我們可以跟誰住在一起,你可以有一個朋友、三個朋友或一百個朋友,你可以跟你的妹妹,你的母親,你爺爺,你的狗,或者三個同事們住在一起。但是這些關係,無論多麼特殊,都不是國家或教會所指定的“婚姻”。國家拒絕將這些關係視為婚姻關係,並不會阻止我們對追求、享受或者看重這些關係。

婚姻:有什麼大不了的?

在傳統觀念中,婚姻是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的聯合。在國家賦予婚姻任何好處之前,婚姻就是如此。在傳統觀念中,將婚姻視為一種預備的政治制度,國家沒有決定婚姻的定義;它只有識別婚姻並且以某些方式給予其特權。令人難過又諷刺的是,那些支持同性婚姻的自由意志論者實際上是將迄今未知的強大權力割讓給國家。因此,婚姻不在被視為一個獨立於國家之外的預備政治實體。現在國家主導婚姻的定義,並授權它的存在。國家是否有權利,更不用說,是否有能力,來構建和定義人與人之間最重要的關係?

我們必須考慮為什麼國家已經不屑於將婚姻擺在首位。婚姻到底有什麼大不了的?為什麼不能讓人們選擇他們想要的關係,並且隨便他們怎麼叫呢?為什麼要在制裁的特定關係上面花費心思,並且給它一個獨特的法律地位呢?這是因為,國家會在促進家族安排中得利,由此,一個母親和一個父親得以養育一個由他們結合而來的孩子。國家一直在它應當保護的公共財跟社會福利之上關心婚姻的發展。孩子有媽媽和爸爸陪伴成長,他們會有較好的表現。當先生和太太相處在一起時,社區能夠獲得更好的支持。數以百計的研究證實了這兩種情況(當然我也知道,大家都可以想到個別的例外)。同性婚姻假定婚姻應該被重新定義和更換其中的某些要件。

國家正在透過承認同性婚姻,也就是將他們視為與夫妻關係同等地位,進而對我們的社會生活進行巨大的改變。它假定性別的不同對育兒教養沒有差別,以及用趨近無限的彈性,來看待制度結構和生活習慣與人類繁榮之間的因果關係。

那「平等權」呢?

我怎麼能說其他人無法跟我一樣有結婚的權利呢?這看來一點都不公平。沒錯,結婚是很基本的權利。但要將這個結論與同性婚姻畫上等號,則會引出了一個問題。也就是這個結論假定同性伴侶關係真的能夠構成一個婚姻。有結婚的權利並不代表擁有要求國家必須將每一種性關係都認定為婚姻的權利。問題不在於是否要擴大有資格結婚的人數,而是國家是否會公開宣告,給予特權,以及編出定義婚姻的不同的方法。或者舉另一個例子,和平主義者有參軍的權利,但他沒有權力堅持軍隊必須創造一個非暴力分部好讓他得以加入。

重新定義婚姻並將同性夥伴關係納入其中等同於公開驗證這種關係就是真正的婚姻。這就是為什麼國家制裁對同性戀婚姻的支持者來說是如此關鍵,而對那些持傳統的看法的人來說是如此令人不安。同性戀“婚姻”的設立會將一種錯誤的婚姻觀帶入法律中,也就是婚姻在本質上只是彼此給予;在傳統觀念中,婚姻是為了奉命於養育孩子,這就是為什麼國家有規範和支持它的既得利益。根據新的道德觀,婚姻主要關注情侶的感情紐帶。它可能帶有“政府滾出我的臥室”這種口號,就好像個人的選擇權和隱私權是嚴重的問題,但對於同性婚姻的倡導者來說,他們要求的東西並不侷限於個人,他們希望得到公眾的認可。我並不懷疑大多數同性戀夫婦嚮往的婚姻是真誠並且發自內心的,而且他們沒有傷害其他人婚姻的意圖。然而,當我們接受同性結合為婚姻時,卻必然會傷害婚姻的價值,因為當我們擁抱同性伴侶為結婚關係時,勢必同時改變婚姻的意義。

適可而止?

那麼,為什麼不呼籲讓這場文化戰爭停息,世界和教會各自用自己的方式來定義婚姻呢?你可能會想:也許基督徒是更加寬容的態度來看待其他對於婚姻的定義,我們就不會陷入這場混戰。問題是,接受同性婚姻的推力已經升級至斷定那些誰持傳統觀點的人便是歧視他人。遍布社會媒體和汽車上的標語都在表達一種道德論點:那些反對同性婚姻的人是不公平、不文明、不合群、不民主、不配當美國人、甚至可能是不人道的。如果基督徒在這場同性戀文化的辯論中敗陣,我們將失去比我們想像的更多。大衛S.克勞福德 (David S. Crawford) 的觀點便說的很對:

這種寬容是暫時偶然的,它其實是為了某群人量身定制,以適應某些長期不被社會接受的個人偏執,但它雖然顯著,卻僅是社會中正在快速萎縮的一小部分。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偏執事實上並沒有消失,反而更積極採取措施,這將包括明確的法律和教育配套措施,當然也包含最簡單的做法,就是隔離。

我們不能太天真。同性婚姻的合法化就意味著那些持反對意見者的去合法化。性革命已經對民事和宗教自由毫無尊重。可悲的是,我們會發現再也沒有什麼比只允許寬容更加不寬容的事情了!

這是否意味著教會應該對於受困有所預期?這要看情況。對於保守的基督徒來說,同性婚姻的優勢將可能意味著他們會被邊緣化,遭到辱罵,甚至更糟。但是,這是可以預見的情況。耶穌說過人在恨我們以先已經先恨他了(約翰福音15:18-25)教會在世界重壓她的時候經常能夠展現出最有活力,善於傳達,以及最神聖的一面。

但並非總是如此,有時,當世界想要將我們塑造成同如它的樣式,我們便直接跳進這個舒適的情況中。我關心最高法院的決定和我們的政治家要通過的法律。但是,對我來說更重要的事情是:因為我相信,這對福音的傳播、教會的成長和基督的榮耀來說都很重要,這件事情會發生在我們的本地教會,我們的宣教機構,我們的教派,我們教會的相關組織,以及我們的教育機構當中。我擔心基督徒正在失去對於堅持原則並且以謹慎的推理來進行批判性思考以反對同性婚姻的立場。請看看過去的談話要點。多讀關於這個議題的資訊。不要對每個口號都買帳,不要接受每個侮辱。教會面臨的挑戰是要說服自己如同說服別人一般,相信聖經並不會讓我們變的偏執,就如同回應時代並不會讓我們被同化。

原文:http://www.thegospelcoalition.org/blogs/kevindeyoung/2015/04/28/why-not-gay-marriage/

 

相關文章:但聖經是怎麼說的? / Kevin DeYoung (翻譯:郭兆祺)

分類:文化社會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