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無誤與福音派混合主義

慕道者 vs. 罪人 / Jeremiah Johnson (翻譯:禾日 / 校正:郭兆祺)

IMG_0154

未重生的人有否存留著一點神聖的光火,引領他與上帝建立關係?抑或他在罪性的完全敗壞中已徹底迷失了?

別把這個似是艱澀的神學問題只當作是學術上的辯題而已。這個問題極其實際——不但影響教會,也影響你自己的生命,而且更是教會的消費者主導運動(consumer-driven movement)中的核心思想,一般稱為體貼慕道者(seeker sensitivity)方式。

原來的慕道者

有時候,我們唯一從歷史中汲取的教訓,就是我們汲取歷史的教訓。可悲的是,這教訓尤其適用於教會歷史。有1500年歷史的伯拉糾異端學說(Pelagianism)只是例子之一。

伯拉糾(Pelagius)就人性所創立的學說既奧妙誘人又該當譴責。伯拉糾有意否定原罪論(the doctrines of original sin)和亞當在聖約中有代表地位把原罪遺傳給後裔的論說(the federal headship of Adam)(聖經的教導指出亞當的罪臨到全人類,人人生來都有罪性——羅馬書5:12-18)。

反對伯拉糾的奧古斯丁(Augustine)極力主張上帝主權論(the doctrines of divine sovereignty)和人類敗壞論(human depravity)。這兩個福音真理的基礎倘若受到任何損害,上帝恩典下的榮耀福音便會受到糟蹋——人不能自救(約翰福音6:44),人需要有主權的上帝為他介入(羅馬書3:21-26)。

主後431年,以弗所會議(the Council of Ephesus)譴責伯拉糾學說為不折不扣的異端,但伯拉糾學說自此以各種不同形式流傳下來。

查爾斯‧芬尼(Charles Finney)在19世紀燃起一場龐大的伯拉糾神學「復興」運動。雖然芬尼在許多現代福音派和靈恩派教會中仍然很有名氣,但甚少人知道他的神學其實有多「敗壞」。芬尼在其系統神學的「人論」中,清楚地說:

道德敗壞不可能存在於人性或身體與靈魂的任何屬性中,也不可能存在於人性的任何離經叛道或墮落的狀態中。……道德敗壞,在我的定義而言,並不存在於罪性中,也不包含罪性,不至於說人類的靈魂本身就有罪性。這罪性並非身體與靈魂的罪性(constitutional sinfulness)。[1]

換言之,人並沒有罪性;沒有罪性,也就不需要聖靈作工使人重生;不需要聖靈,我們就可以使用任何所需手段使福音令人覺得吸引。

芬尼以人為中心的思想仍活躍於今天很多現代教會裡。以體貼慕道者及以消費者為主導的方式為罪人「所感到的需要」而度身訂造教會崇拜和講道,就等於默認了否定聖經所說「沒有尋求神的人」(羅馬書3:11)。這場醜陋的現代承傳之火就是由伯拉糾燃點,芬尼撥旺而成。

現代伯拉糾主義者

無可否認,那些在美國鼓吹建立以體貼慕道者為本的巨型教會威勢的先鋒,實實在在就是伯拉糾主義者。他們有效地否定了未重生者的完全敗壞,把對靈命有好奇心的不信者重新歸類為「尋求神」的人。他們設計自己的崇拜(其實是整個教會),與俗世的趣味和吸引力接軌。

以體貼慕道者為本的大師華理克(Rick Warren)只是新伯拉糾主義(neo-Pelagianism)的例子之一。在他的著作《直奔標竿:成為目標導向的教會》(The Purpose Driven Church)裡,這位巨型教會的牧師自詡在南加州建立馬鞍峰教會(Saddleback Church)之前,他如何花了12個星期走訪鄰近社區的未得救居民。他逐家逐戶拍門,問:

  1. 你認為這區最大的需要是甚麼?這個問題令人願意跟我交談。
  2. 你有否積極參加任何教會?如果他們答是,我會道謝,然後到訪下一家。我不打算向他們發問其餘三個問題,因為我不想讓信徒的意見使民調偏頗。留意我並沒有問「你是否會友?」因為很多即使二十年沒有踏足教會的人依然會自稱為某某教會的會友。
  3. 你認為為甚麼大部分人都不上教會?這樣問似乎比起「為甚麼你不上教會?」的字眼沒有那麼容易令人惱火和感到冒犯,時下很多人都會回答「我不上教會與你何干!」但若我問他們認為為甚麼別人不上教會,他們通常也會給我個人答案。
  4. 假如你尋找教會參加,你會尋找甚麼元素?這個問題比起整個神學院訓練更能教曉我如何以未信者的頭腦去思考。我發現大部分教會都在提供不上教會的人不感興趣的活動。
  5. 我可以為你作甚麼?你有甚麼意見可以給真正想助人的牧師?教會必要向社區發問這個最基本的問題。閱讀福音書,你就會發現耶穌多少次問「你想我為你作甚麼?」祂從人的需要開始。[2]

如果你想在那區創業、開辦鄉村俱樂部,或打造政治平台,這樣的民調可能會有幫助。但教會卻與那些東西無關,亦不應以那種方式營運。可是華理克卻自豪地指出數以百計甚至千計所教會已採用他的民調,以相近的方式引導教會的發展,為外展工作提供方向。

此外,華理克隨便把信主或參加教會的人的答案摒棄了,以確保他的教會會由現今最屬世、最少屬靈的興趣主導。他的教會由敗壞的思維塑造而成,對此,他若不是不知道,就是不介意。

本末倒置,逆施倒行

根據聖經的準則,錯誤地以體貼慕道者為本的教會顯而易見。約翰‧麥克阿瑟(John MacArthur)在他的著作《以福音為恥》(Ashamed of the Gospel)中,講解以消費者為主導的方式如何偏離聖經模式。

聖經說早期的基督徒「攪亂天下」(使徒行傳17:6);在我們的世代,則是世界攪亂教會。聖經說,上帝有主權,祂不是「與教會無關的路人甲」。聖經不是市場推廣計劃,而是應當作為所有教會事工的唯一藍本和最終權威。事工應照顧人們的真正需要,而非縱容他們的自私行為。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緊記教會的主是基督,而非終日黏著沙發看電視手握搖控器的人。[3]

基本上,鼓吹以體貼慕道者為本的人完全忽視聖經就未重生者的看法。聖經清楚說明不信者並不想與上帝拉上任何關係。耶穌清清楚楚地說:

「光來到世間,世人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不愛光,倒愛黑暗,定他們的罪就是在此。凡作惡的便恨光,並不來就光,恐怕他的行為受責備。」(約翰福音3:19-20)

保羅用幾個字就證明了整個以體貼慕道者為本的教會增長哲學是錯誤的:「沒有尋求神的人」(羅馬書3:11)。如此的大型運動明目張膽地蔑視新約的最多產作者及他們聲稱所傳揚的救主,但竟得以建立,實在令人訝異。

[1] Theology (unabridged text of the complete 1878 edition of Lectures on Systematic Theology) (Minneapolis, Minnesota: Bethany House Publishers, 1994), p. 245.

[2] Rick Warren, The Purpose Driven Church (Grand Rapids, Michigan: Zondervan, 1995), pp. 190-191.

[3] John MacArthur, Ashamed of the Gospel (Wheaton, Illinois: Crossway Books, 2010.), p. 63.

 

原文:http://www.gty.org/blog/B150227/evangelical-syncretism-seeker-vs-sinner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