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道、牧養、教導

從清教徒教育看中國家庭教會的未來/葉曉婷傳道

Untitled
「清教徒運動沒落的因素是什麼?」,Dr. Carl R. Trueman回答:「有不同的方式可以回答這個問題。從英格蘭的政治情況來看,清教徒在英格蘭發展正統的改革宗,植根於大學的教育。連歐文本身都得經過七年神學訓練,熟悉聖經原文、教會歷史的解釋。1662年查理二世復辟後,提倡『統一法案』,不僅要求聖公會要用公禱書,必須要從心裡絕對相信公禱書是絕對合乎聖經的。清教徒百年抗爭公禱書不合聖經之處,國會強迫通過法案,造成二千位清教徒牧者因著良心的緣故離開牧職,不被准許進入大學接受教育。若不在大學接受教育,清教徒神學信仰無法傳承下去,下一代的清教徒變成理性主義或敬虔主義。有一個原因造成清教徒的沒落是出於國王的立法,造成清教徒的沒落。」 這段對話透露出清教徒運動源遠流長的發展,與教育-特別是與高等教育-有密切的關聯,此觀點使我聯想清教徒的教育與二十一世紀中國教會發展趨勢的關係。

現今中國教會從農村家庭教會型態轉向城市教會發展。在宣教士被禁止進入中國,中國農村常因神蹟奇事而非教義的傳揚整村、整個鄉鎮歸主,信主的人數在短短的五十年內倍增近乎二百倍。改革開放後的中國,經濟迅速發展,外在可見的建設模仿西方得唯妙唯肖,但內在心靈的建設遠不及外在建設的速度與規模。趙天恩牧師認為:「中國在過去三千年歷史中,為古今中外理性主義所俘虜,被拘禁在唯理主義的大監房裡,已經到了不能忍受的地步。改革開放所帶來的新刺激,以及六四的慘案,使得他們不得不重新評估過去所仰賴的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以及中國傳統人文主義的文化…中國大陸今日正在盛行所謂的『基督教熱』;但這股熱情能維持多久呢?當他們陸續享受到物質主義所帶來的變象的滿足後,他們對上帝開放的心還能維持多久呢?」

基督教在中國改革開放後的經濟發展,沿海的工商城市成為世俗化重鎮,許多由農村進入都市的基督教青年流失於前所未見的花花世界,這讓人不禁思想基督教若要在中國植根,隨著中國現代化的發展,信仰不再僅能透過淳樸的鎖村方式,防堵信徒世俗化,必須從信仰教育上全面的發展,中國才有機會繼歐洲之後,成為亞洲興起清教徒運動的國家,帶來中國福音會創辦人趙天恩博士提倡的三化:「中國福音化、文化基督化、教會國度化」的目標。文化基督化即歸正神學所強調的文化使命,透過基督信仰帶來的宗教動力,引領各層面的文化思潮歸回聖經,產生以基督真理為主的文化歸正運動。

作者介紹

台北歸正福音講壇傳道

台北改革宗神學院新約碩士、舊約碩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