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社會

從戴耀廷論法治看聖經政治觀/李政斌

從戴耀廷論法治看聖經政治觀

戴耀廷討論法治的四個層次:

1. 有法可依:要有可依據的法律條文
2. 有法必依:法律成為政府運作的依據
3. 以法限權:要有清楚的法律來劃定政府的權限
4. 以法達義:用法律來滿足公義

而戴耀廷對法治最高層次的義,有三個層次:

1. 基本人權:言論、結社、集會
2. 選舉權
3. 幫助弱勢社群

我的評論:

香港政府和香港人對法治的觀念基本上是在第三個層次,不過卻如戴耀廷所說,當涉及中央政府的時候,香港政府立即把法治的降到第二個層次。但本文寫在2005年,當時未發生雨傘運動,所以讓我們看到當涉及中央政府的時候,甚至會威脅第一層次。而中國政府直到今天仍在第二個層次上努力,甚至有退步的趨勢。

戴耀廷對最高層次的「義」的觀念,是從法律學者的角度出發,沒有解釋「義」的來源問題,因此看起來比較把法律作為工具的感覺,不知道他在其他地方也沒有補充,希望有機會跟他交流一下(或者謙卑一點,跟他學習一下)。而在經濟上有一點左傾的感覺,覺得他會贊成干預市場來幫助弱勢社群(不肯定),希望從更多他的文章看到他的經濟傾向。

而基督徒的特殊責任在於界定第四個層次:政權是在神權之下,政府的權力是來自於神,政府在神的公義一下行使權力,也要受神的審判。因此政府有權收稅、制訂合理的法律,也行使神對犯罪的懲治的權柄。因此所有公民都有責任繳稅,服從政府合理的法律和管理。對基督徒而言,更應該知道服從政府就如同服從神一樣。

但同時基督徒和教會也和政府有合作(Partnership)的關係,因此不可以產生離世或支持無政府主義的思想。政府的組成是國家的公民,因此基督徒理應積極參與,讓神的聖潔主導政府的思想,也要同時作先知的角色去監督政府,制約政府的濫權傾向。

戴耀廷:我們要什麼層次的法治
週四 2005-04-07 閱報人

林瑞麟局長說若香港法治受損,他不再做局長。現在他仍是局長。梁愛詩司長多次強調特區政府尊重法治,但香港也有法律界人士說香港法治已死。為什麼會有那麼大的分歧呢?在最近有關補選行政長官任期的爭議中,特區政府採用了中國法律的理解方法改變了立場,而很大可能人大常委會再次釋法。香港法治是否受損亦是今次爭議的焦點。

要明白香港法治是否真的受到威脅,我們就得先明白法治的四個層次。

法治第一個層次是「有法可依」。要有法治就必須先有法律。香港法律源自英國普通法,所以大體法律是完備的。中國經過文革時期的無法無天,在1979年開始法制現代化建設。經過20多年努力,大致上也達到「有法可依」的階段。

高一個層次的法治是「有法必依」。不單要有法律,而且法律是執政者的主要管治工具,以法律來達到管治的目標。香港自70年代設立廉政公署,清除了政府的腐敗貪污,政府官員「有法必依」的法治傳統得以逐步建立。中國在79年後已在這方面開展大量工作,但離完全消除政府官員腐敗貪污仍有相當長的一段路要走,這也是不爭的事實。

更高的第三個層次,是「以法限權」。法律已不單是執政者的管治工具,它反過來要規限執政者的權力。基於權力會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腐化,所以要以法律來限制掌權者,避免出現濫用權力的情。公眾亦可根據法律的條文清楚知道政府權力的界線和自己的法律權利;並可依據法律計劃自己的行為以避免觸犯法律。

但要達到「以法限權」,法律條文的意思必須是相對上清晰的,亦不可把任意的權力賦與政府官員。若條文的文字意思是清楚的,那就當依據條文的文字意思來理解,不然無論是政府官員或公眾都無所適從,也會製造機會讓官員以各種藉口濫權或基於政治考慮超越法律定下的界線。此外,若公眾認為政府違法,可以向獨立的司法機構提出申訴,由法院經過公開的聆訊及訴訟雙方陳述論據後,作出公正和不涉及政治利益的裁決。

以法達義 最高層次

現在我們爭議香港法治問題,其實是大家在說不同層次的法治。特區政府說的只是「有法必依」。明確的條文意思可以被一些從天而降的立法原意推翻,公眾再不能相信自己理解法律條文的一般常識。人大常委是一個非司法性的政治組織,但卻有權對法律條文作出最權威和最終的解釋,且是不經公開的聆訊及爭議雙方陳述論據就作出的。它更很容易會以現實的政治需要來解釋法律,把法律條文的意思隨意扭曲。

這與「以法限權」的要求相差甚遠。這也是為什麼香港有些人認為香港法治正受到嚴重威脅的原因,因他們是以「以法限權」這層次的法治來為香港的法治定標準。

平心而論,在不涉及中央政府政治考慮的問題上,特區政府在「以法限權」這層次上還是可以的。問題只是一旦觸及中央政府,特區政府就降低了對法治的要求。至於中國憲法所說的「以法治國」,其實只能達到「有法必依」的層次,遠還未達「以法限權」的要求。

法治最高的層次是「以法達義」。「義」是指社會公義。這包括三方面。一,人們的基本人權如言論、結社、集會等自由得到保障;二,市民享有選舉代表他們管治社會的政府官員的政治權利;三,社會弱勢社群能享有最起碼的社會資源。在這「以法達義」的層次,即使香港也只是在第一方面做得較為理想。在第二及第三方面,香港離理想還遠。若中國連「以法限權」還未達到,我想我們也不用說中國在這層次能達到多少了。

香港人要思索:我們要的是一個什麼層次的法治?我們是否只滿足於「有法必依」?即使面對中央政府的政治考慮,我們是否要求我們的特區政府仍要堅持「以法限權」?香港是否仍要繼續發展以臻「以法達義」的法治最高境界?

戴耀廷

明報   2005-04-07

http://www.inmediahk.net/node/24005

分類:文化社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