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與改教運動 / Steven J. Lawson (翻譯:禾日 / 校對:郭兆祺)

本文摘譯 Steven J. Lawson 於 Ligonnier Ministries 研討會的講道記錄 [31:00-38:00],題目是「講道與改教運動 The Preached Word and Reformation」

網頁連結: http://www.ligonier.org/learn/conferences/next-500-years-2017-national-conference/preached-word-and-reformation/?

YouTube連結: https://youtu.be/AImQKX90-Sc

講道與改教的關係在於,講道是改革教會的關鍵元素。加爾文說:「牧者的總任務,就是單單宣講上帝的道。」換言之,牧者不講別的,只講神的道。

加爾文說:「我們上講壇時,並非要傳講自己的夢想和意願。人一旦離開了神的道,即使只是一丁點,所傳講的只有謬論、虛榮、錯誤和謊言。」那就是「唯獨聖經」。這並非只是教義信條,而是他們講道的理念宗旨。

加爾文說:「神的所有僕人都要遵守一條誡命:就是絕不可宣講自己的意念,而要簡單忠實地傳講從神而來的道。」換言之,牧者只自視為中介。他們領受神的話,學習神的道,然後傳講聖經的話語。他們自知不是廚房的廚師,而只是傳送食物的侍應。他們並非作者,而只是派遞員,負責傳遞聖經的信息。

正如蘇黎世的慈運理,他傳講馬太福音和許多聖經書卷。英國的改教家也是如此。1534年,克蘭默對所有主教說,那些站講壇的人要聽:「從此所有牧者應當把聖經和基督的道,純正、誠懇、無私地宣講出來,不得與人的制度混為一談,也不得令人以為神與人的律法類似。」

改教家冒起,宣講神的道,就是講壇的復興。他們寫註釋、他們寫教理問答,但他們宣講神的道時最得力,也復興了歸回聖經的講道。他們就如司布真形容約翰本仁般:「他就是一本人肉聖經,在他身上剌一下,流出來的都是經文。」改教家就是如此,他們就是人肉聖經,一開口,經文就出來。

第三,復興的不只講壇,不只歸回聖經的講道,還復興了無懼爭議的講道。改教家撥亂反正,現況無法繼續下去,他們走上講壇,拆毀抵擋真理的堡壘。正因為他們按經文逐一講解,所以不能跳過任何篇幅,必要講解基督所有忠言逆耳的教導,必要教導聖經裡所有教義,必要傳講神的道蘊藏的所有教訓。關鍵的議題都要正視,對真理毫不保留。經過幾百年的沉寂和忽視,現在就由改教家把神的教導和盤托出。

馬丁路德是說話大膽的牧者。Broadus形容他「性格剛烈」,並指「他句句有的放矢。」馬丁路德如此說:「威克里夫和胡斯攻擊天主教徒的敗壞行為,但我反對和抵抗他們的教義。我嚴厲清楚地申明他們沒有傳講真理,這就是我的召命。我抓緊鵝的脖子,把刀架在牠的喉嚨上。」這是無懼爭議的講道,抵擋Joel Osteen的論調。

馬丁路德說:「教皇及其高傲的主教不信真理,我們斷不能沉默,斷不能保持緘默,必要承認真理,說出教皇體制是可惡的,皇帝是可惡的,與聖經不符的一切都是可惡的。」他說:「由1518年至今,每次在羅馬過濯足節,我都被教皇開除教籍,打進地獄。可是,我仍然活著。每年濯足節,所有異端都被羅馬教廷逐出,當中我居首位、是頭號人物。」他視之為光榮的獎章。臨終時,他說:「但願我的名聲在天國、地獄都一樣響亮。」

我們需要這種牧者,我們的講壇需要硬漢子。渴望教會像改教運動般復興嗎?那麼就要復興講壇,復興歸回聖經的講道,復興無懼爭議的講道。否則,復興無望。